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明克街13號-第八十四章 豬圈相伴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主卧很大,盥洗室就在主卧里面,和酒店套间不同的是,这里包含着“盥洗室”、“书房”、“阳光房”、“高尔夫练习台”等名义上属于“主卧”实则都是相对独立的空间。
而主卧正对着的那间书房,则类似于正规办公场所,用来谈事情的“会客厅”。
七夜之火 小說
可以说,这层楼的一半面积,都是给族长准备的,属于族长的工作和私人空间。
“把东西放下,你们可以出去了。”
“是。”
两个女仆将洗漱用品放下后,转身离开,带上了卧室门。
卡伦脱去衣服走入淋浴房,开始洗澡。
他很喜欢在洗澡时放空自己的情绪,热水冲刷身体时,思维反而能够安静下来。
洗完澡后,看了一眼被提前放好水的汤池,卡伦没走进去泡,而是擦好身子,拿了一件黑色的睡衣穿在了身上。
走到床边,坐下;
床很柔软,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香草的气息,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反正不会是熏香。
金毛这会儿正躺在床对面的大沙发上,还很自觉地用嘴巴拉扯过来一条毯子往自己身上盖,躺下也盖好后,似乎是留意到了卡伦的目光,还咧着嘴对卡伦笑。
然后,
普洱呢?
卡伦目光在身边逡巡,然后,拿起自己旁边的一个枕头,发现躺在那里的普洱。
卡伦看着它,
普洱也在看着卡伦;
“好多年都没有睡到家里的床了,真是想念啊,哦~家的味道。”
“你有没有觉得,你睡在这里,有点不合适?”
“嗯?”普洱眨了眨大眼睛,“有什么问题么?”
随即,
普洱笑道;
“我现在是一只猫啊,一只猫和主人睡一张床上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么?
还是说,你没有把我当一只猫?
所以,你不把我当成一只猫,你把我当成了什么?
哦嚯嚯嚯,
你的脑筋怎么能有那种龌龊的想法呢,我的邪神大人。”
卡伦也对着普洱笑了笑,
普洱继续低下头,闭上眼,打算继续睡觉。
然后,它感觉自己被提了起来,身体脱离了柔软的大床。
“你不能这样,我离家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就不能睡床上!”
卡伦无视了普洱的抗议,将它放在了沙发上。
金毛将自己身上的毛毯拉扯了过来,想要递送给普洱和它分享。
“滚啊,臭狗!”
普洱重新跳下了沙发,正准备继续向床上奔时,卡伦目光扫了过来。
“那个,少爷,我睡床尾,床尾可以么?就那个位置,就那么一点点的位置。”
大床床尾,还有软塌接着。
卡伦点了点头。
普洱跳上软塌,趴了下来。
卡伦拿起一个枕头,丢给了普洱。
“哦,感谢我家的小气又大方的少爷殿下。”
葉非夜 小說
普洱身子靠在枕头上,看着靠在床背坐着的卡伦。
“其实现在也挺好,不是么?
你净化需要大量的赐福物,还需要一个绝对安静不会被打扰的环境;
这两个要求,都可以让艾伦家的人去帮你完成,你只需要吩咐一声,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来帮你搞定这一切;
嗯,至少,做这些工作,他们是没问题的。”
“我不会经营家族。”
上辈子,卡伦只经营过自己的心理诊所,诊所里也确实有不少员工,但那并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经营。
“放宽心,艾伦家族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它已经快跌到破产了,可能,在尤妮丝那一代时,就会遭遇这种局面。
所以,这个家族已经在谷底坐着了,你就算做得再烂,也没下滑空间可言。
甚至,退一万步说,你真就什么都不做,只是把艾伦家族当作你修习秩序神教信仰体系的场所,让他们来给你打下手,都是没问题的。
等你完成净化后,再做一个假身份,进入秩序神教,一只脚在秩序神教里走另一只脚由艾路家族来帮扶你。
等你成为审判官后,分配得好一些,就能把艾伦家族覆盖在你的保护之下。
毕竟,秩序神教还是很护短的,他们的拳头也很硬。”
“那这个家族呢?”卡伦问道,“我的意思是,你之前并未和我说过家族体系的传承阶段,或者叫体系。”
“因为它根本就没有体系,至少,没有教会那种层次分明的体系。
比如,秩序神教的前期体系是:
净化者——神仆;
叩问者——神启;
反思者——神牧。
再之后,就是审判官了。
其他教会虽然名称会有不同,但前期都会有‘神仆’‘神启’和‘神牧’三个阶段。
神仆是净化自己的身体,像是把屋子打扫干净;
神启是叩问自己的内心,得到来自神的启示,将神像请进屋子里来;
神牧则是通过自己的理解与思考,将神的启示与自身通过不断思考与反思,进行有效的融合,类似店铺装修。
突破这一层后,就是审判官阶段,算是店铺开张了。
而家族信仰体系,是没有净化者、叩问者和反思者这个阶段的。”
“没这个阶段?”
“是的,因为神是至高无上的伟岸存在,它怜悯世人,为自己的信徒洒落神辉,就像是你在学校的老师,你求学心诚,老师才会更愿意教你。
而始祖不同,始祖和你的关系是由你血脉决定的,你出生在这个家族,你身上流淌着他的血脉,你就自然可以获得他的认可。
就像是一对父母生下孩子,他们会等到孩子三四岁时去让他通过智商测试才确定是否承认自己是这个孩子的父母么?
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甚至是在母亲怀孕的那一刻起,这种关系就已经存在了。
家族体系信仰,是不需要通过自我准备的,只需要和始祖达成冥冥之中的契合即可。”
“那是否就意味着,家族体系,开端就是审判官级别?”
“是这样没错。”普洱点头,又摇头,“但又差距很大。”
普洱挪动身子,坐在枕头上,继续道:
“首先,一般情况下,家族始祖是无法和神相媲美的,高度就不一样,当然,不排除确实有几个血脉非常逆天的家族,他们的始祖的确可以无限接近于神,有些,甚至强过神。
但我们不讲极端例子,只讲普遍。
家族始祖普遍无法和真神相比,所以二者在高度上就差了一大截。
接下来,不要认为神仆、神启和神牧三个阶段属于浪费时间的阶段,这其实就是在打基础。
教会正统信仰体系的这初始三阶段,有点像是念完高中然后又念大学,你顶多做一些勤工俭学,但大部分还是需要家里来继续给你支撑。
而家族信仰体系,省略了这三个阶段,类似于初中毕业后就去找工作上班赚钱了,不需要家族的供养,自己还能有一笔不错的收入。
但从未来的发展来看,上过大学的人以后的工作选择空间和发展空间,肯定会更有优势一些。
当然,无法否认的是,有些很厉害的角色,即使仅仅初中毕业也能打造出自己的事业,但往往付出的努力更大且比例太小,我们就看中位数即可。
再打个比喻,审判官在秩序神教里,好似地方警察局的局长。家族信仰体系出来的,很像是街上的帮派头目。
如果硬要找寻你所问的体系的话,其实也是有的,我们一般用一级二级三级……到十级来划分。”
听到这个划分,卡伦感慨道:“真是……好随便。”
“是的,没错,就是这么随便,因为它本身就没内涵,这一级二级三级可以理解成百分比,但它又不是绝对的百分比,因为这里面的区分度,会很大,可又无法具体地来形容……”
“我有点,没听明白。”
“因为,家族信仰体系崇拜的是始祖,后代族人通过对始祖的膜拜,来摸索和继承始祖的力量,每家的始祖实力高低和能力属性千差万别,所以,根本就无法做出一个所有家族体系都适用的标准。
比如,我家始祖当年可以一拳打爆你家始祖。
我是家族信仰体系一级,你是家族信仰体系三级,对标的始祖高度不同,你面对我时,其实也是心虚的。”
“十级的话,是不是就是复刻了始祖?”卡伦问道。
“是的,但能复刻始祖的少之又少,反正我是没见过,因为血脉被分摊了,你还有你的族人,另外,还有其他各种原因,比如,你始祖当年是经过某些机遇甚至是吃过什么特殊东西才达到的那个高度,可你没得吃……
所以,家族信仰体系的发展轨迹基本都是滑落的,只不过可以通过一些其他的手段来减缓……嗯,运气好的话,可以开辟新的增长点。
比如,去融合吞并其他家族的信仰体系,保底是可以丰富自家的体系,另外也有极小的概率,可以让两种信仰体系集中的后代发生一些突变。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大地属性的家族信仰体系丈夫,配一个自然属性的家族信仰体系妻子,他们诞生的孩子,很可能就兼具大地和自然属性,而这两种属性可以完成契合与加成,且一定概率下,这种双重属性也能被下一代再继承。
所以,相对应属性的家族,会很频繁的联姻。
嗯,就算没有对应,甚至根本就不搭边的,如果有机会,也能凑对试试看,万一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是吧?”
“听起来,家族信仰体系以及你们的做法,好像是……”
“好像是什么?”普洱等待着卡伦的比喻。
“好像是在搞杂交水稻。”
普洱眨了眨眼:“这个比喻,有些生僻,我能理解成是类似培优繁育的意思么?”
“差不多。”
“那的确,就是这样。
所以,
我们一直都清楚,
弱小,是我们家族的原罪。
一旦你弱小到一定程度,你的族人就将成为别的家族配种所需的载体,简称猪圈里的猪猡。
事实上,奴隶市场里,很多年前就有这类‘猪猡’的分类,某某家族的传人,挂牌出售,谁家想试试,可以买回去看看。
在这里面,女人的价格比男性的要高得多,也更容易出手,因为作为奴隶而言,女性受孕再分娩出后代,对购买者家族无论是从性价比还是从心理上,都更能接受。
不过,也不是没有奇货可居的男**隶,但这个男**隶必然是带有真正特殊家族信仰体系传承的存在,他们往往能被拍卖出天价!”
“汪!汪!汪!”金毛忽然对着普洱喊了几声。
普洱愣了一下,随即对着金毛骂了回去:“死狗,你居然还想挑拨离间!”
金毛晃了晃脑袋,又趴了回去。
普洱很实诚地对卡伦说道:
“就比如你,卡伦,你在奴隶市场,肯定是天价,因为你现在是茵默莱斯家唯一继承血脉,同时,你还如此的英俊。
肯定会有那种贵妇,在贪慕你外貌的同时,又渴望亲自诞下血脉强大的孩子。”
卡伦身子前倾,看着床尾软塌上坐在枕头上的普洱:
“这就是你一直希望我能留在艾伦家的理由?”
普洱也学着卡伦的样子,两只猫手叠在身前,猫下巴抵在自己两双肉手上,看着卡伦;
一人一猫,以相同的姿势,互相注视着;
“卡伦,我从不掩藏我的目的,而且我也相信,你一直能够看清楚我的目的。
我喜欢吃松鼠桂鱼,所以我就求你给我做松鼠桂鱼,这不是很正常么?
我又没欺骗你,啊,我中毒了,只有松鼠桂鱼才能解我的毒。
是吧?
另外,
我知道站在你的立场,这种加入的方式,让你会觉得很不舒服,尤其是在我告诉你有这种专门的奴隶市场的时候。
但你不要忘记一点,
是谁,
帮你选择了艾伦家族。”
卡伦目光里流露出思索之色,这其实也是他最后的顾虑。
“其实,我和安德森这老东西不熟,他出生时,我早就不在家族了,但狄斯和他是认识的。
我现在觉得,这个老东西在经营家族方面,体系修行方面,教育子孙方面,确实是一个废物。
但是……狄斯为什么会愿意和一个‘废物’坐在书房里喝茶聊天?
还要经受来自一个废物喋喋不休地劝说他不要消极?”
“艾伦家族和茵默莱斯家族的关系,不是由你缔结的么?”卡伦问道。
“是的,是由我缔结的,但有我的艾伦家族和没有我的艾伦家族,能一样么?
更重要的是,有狄斯的和没狄斯的艾伦家族,能一样么?
我当时选择和茵默莱斯家族缔结友谊,是因为我觉得茵默莱斯家是秩序神教的稳定出产家族,一个家族能做到这么稳定地输出教会人才,真的很难得。
而那时的我,又正风光无限,想和谁家缔结关系不都是一句话的事儿么?
但之后,我变成了猫,狄斯从孩子成长了起来。
茵默莱斯家的历史,完全可以以狄斯的出现作为分割,自那时候起,艾伦家族有个什么资格去和拥有狄斯的茵默莱斯家搭关系?
狄斯连秩序神殿都敢去炸,他会在意上一辈留下来的所谓家族友好关系么?
拉斯玛和狄斯说话时都得小心翼翼的吧,安德森,那个蠢货头子有什么资格和狄斯喝茶聊天说话?
所以,
是狄斯早就看出来了安德森在其他方面很蠢,但在某些嗅觉方面,很灵敏么?
就比如,他在你刚进入艾伦庄园后,就马上力排众议要将家族交给你来管理。”
卡伦没说话,因为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因为没人比他,更懂得自家爷爷的性格了,那是连米娜伦特他们都无比敬畏的爷爷,而对于外人,不相干的外人,爷爷是连敷衍都吝啬。
最重要的是,狄斯在安排一件事时,他的缜密,真的是让人细思极恐。
他似乎从不做无用的安排,每一步,都是在为未来某件事做着铺垫,一直得等到事情发生时,你才能后知后觉,甚至,过一段时间后,能让你再次恍然大悟。
普洱很直白地说道:
“你说我,看中了你的潜力你的未来,所以想要把你拉入艾伦家族,帮我这个现在落魄不成器的家族,拉回正轨。
那……这些年,狄斯一次次亲自接待艾伦家族这一帮帮蠢货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普洱继续前倾着身子,然后一不小心,身子前翻,打了个滚后,在卡伦面前坐下,猫尾巴再次习惯性地竖起在肚前:
“会不会可能是,当安德森这个蠢货在鼓励狄斯振作起来时,狄斯,则是在品味着艾伦家族的信仰体系呢?
艾伦家族的信仰体系,是否就是狄斯认为的,茵默莱斯家血统的,最好补充?”
卡伦开口道:“可爷爷希望家族后代可以过上普通人的平静生活,不再涉足黑暗的教会圈子。”
“那是之后的狄斯,以前的狄斯可不一定这么想,另外,就算是有这个想法也无所谓,在那个结果没成真之前先继续维系着和艾伦家的关系,这不是很容易理解的一个行为么?
看看狄斯给你准备了什么吧,
我,
那条蠢狗,
再加上那台收音机妖精,
另外,你也不缺钱。
所以,你才有提桶跑路的想法,因为你完全可以自己在维恩隐居,一切慢慢来。
艾伦家族或许可以给你提供帮助,但它也能给你带来麻烦,而你这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最不喜欢的就是麻烦和责任。
你能想到的,狄斯会想不到么?
他为什么又要逼着你和尤妮丝相亲?非要自己最喜欢也是最看重的孙子,去住到艾伦家族里去?
安德森,他可没这么大的一张脸。
既然你想要走上这条路,
那么,
狄斯为什么就不能为了他的……曾孙来考虑呢?
你可能会怪我这几天把你看作种猪,但说不定,狄斯这几十年都认为我艾伦家族一直住在他设想好的猪圈里。”
普洱张嘴,咬了咬自己的尾巴,又把尾巴向前推开,张开猫爪:
“我的建议是,你先等等,也先看看,当然,你也已经在这里洗了澡,要准备在主卧里睡午觉了,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有分析也有决断。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如果你相信狄斯永远是为你好的话,
在听到狄斯的吩咐后,
作为他最宝贝的孙子,
你应该做什么样的反应呢?”
普洱一双猫爪对拍了一下,可惜,猫手肉垫太厚,没能发出声音;
但它还是模仿卡伦的语气:
“好的,爷爷。”
聊到这里,卡伦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道:“我准备睡个午觉,晚上应该还要一起用晚餐。”
“好的,卡伦少爷。”普洱重新滚回自己的软塌处。
卡伦躺了下来,盖上被子,闭上了眼睛;普洱的话语还在他脑海中不时回响,不过,这么久的赶路奔波,他也确实是有些累了。
睡在软塌上的普洱,探出猫爪,软塌外面有一个小转轮,它用爪子轻轻地转动它;
细微且清脆的声音宛若摇篮曲一样响起,这个主卧设计时似乎就考虑到它的存在,这一股声音,开始在这里回荡与起舞,但即将入睡的人却丝毫不会反感它,因为它的效果,是助眠。
普洱匍匐在那里,听着这首记忆深处的摇篮曲,目光有些忧伤,但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床上的卡伦也是一样,在这润物无声的催眠曲中,进入了梦乡。
……
“叔叔。”
“嗨,卡伦,你回来啦!”
“婶婶好。”
“哦,我的卡伦回家了。”
“姑妈,米娜克丽丝她们呢?”
“开学了啊,你不知道么?”
“原来是这样。”
熟悉的楼梯,一楼,二楼,到三楼。
美利堅縱享人生 小說
卡伦走到书房门口,伸手,敲门。
“哆……哆……”
“进。”
推开门,卡伦看见狄斯坐在书桌后面。
“爷爷,我回来了。”
狄斯放下手中的钢笔,抬起头,看着卡伦,
问道:
“听说,尤妮丝怀孕了?”
……
卡伦睁开了眼,身上传来了强烈的麻痹与酸痛感,仿佛身上所有细胞里储藏的疲惫在刚才一觉中都被完全释放了出来。
不适的感觉很快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身体和精神上的充沛。
这一觉,睡得很踏实,也很饱满。
只是,
当卡伦抬头看向床正前方的座钟时,发现时间是四点三十,可窗外是全黑的,所以这不是下午,自己不是只睡了两个小时的午觉,而是睡到了第二天的凌晨。
“呼……”
所以,晚餐自己也没能参加么,作为客人,这是严重的失礼了。
卡伦掀开被子,准备去洗漱。
谁料原本睡在软塌上的普洱不知怎么的睡到了他胸口位置的被子上,被子一掀,“噗通”一声,普洱直接滚落到了床下。
不过地下也有毯子,摔得并不疼,普洱的睡意更沉,甚至都没能醒来,侧过身,继续睡。
毕竟卡伦赶路到维恩,花了半个月的时间,而普洱在这条回家的路上,走了上百年。
进入盥洗室,洗漱后,卡伦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换上了自己的正服。
这会儿,他感到肚子有些饿了,但无论如何,他现在应该出面表达一下自己的歉意,虽然安德森和贝德他们应该也在熟睡中吧,但可以向守夜的仆人表示一下。
然而,
当卡伦推开卧室的门时,
却惊讶地看见卧室门外的走廊上,睡着三个人。
麦克睡在他的轮椅上,
贝德先生睡在椅子上,
安德森则睡在三张椅子拼成的小床上。
开门的声音惊醒了他们,麦克最先醒来,贝德随后醒来,老人家觉浅最先睁开眼又闭上去的安德森老爷子在俩儿子醒来站起身后,“一不小心”,从椅子上滚落了下来,摔在了地毯上。
贝德族长马上去搀扶自己父亲,老爷子却一把推开儿子的搀扶直接笑着看向卡伦,道:
“你醒啦,孩子;
哦不,卡伦少爷。”
“你们这是……”
“是这样的,卡伦少爷。”
安德森老爷子站起了身,而他旁边的贝德族长也捧起一沓文件夹;
“这是艾伦家族各方面生意与资产的账目,请您过目。”
贝德族长托着文件,麦克的表情有些凝肃,原本脸上的一条拐棍红印又多了一条;
老安德森则一边颤动着老寒腿一边抖动着嘴唇,满怀希望地看着卡伦。
卡伦将手,放在文件上;
然后,
轻轻地推开。
一时间,老安德森面如死灰,腿也不颤了唇也不抖了。
但接下来,卡伦的一句话,却帮这个老人把脸上的血色重新给找了回来:
“去书房吧。”
————
晚上还有。
然后,求月票支援,现在排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