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被妖魔圈養了 七月酒仙-第317章 寧郎,你在做什麼分享

我被妖魔圈養了
小說推薦我被妖魔圈養了我被妖魔圈养了
骨灰坛的意图,让空宁微微诧异。
虽然知道这骨灰坛铺垫一大堆,肯定有某种意图。
但这意图也过于离谱了。
“你要收采薇为徒、教她蛊术?”空宁表情古怪。
这骨灰坛从当初见到采薇时,就对采薇很热情了。
这几年,一直粘在采薇身边培养感情,各种讲故事、谈心,陪着一起疯玩。
原来图谋在这儿?想收采薇为徒?
酝酿了五年,各种套近乎,就这?
空宁表情古怪,骨灰坛则道:“你小子什么眼神?觉得骨爷在逗你不成?”
“先天魔灵啊!多好的苗子啊!跟你小子学正道功法,那才是暴殄天物。”
“哪怕魔气吸净了,但魔灵就是魔灵,天生便对魔道功法有亲和,修行魔功必定事半功倍。”
“而骨爷我这一手蛊术,天下无双。想当年,真仙都要退避三舍。”
“采薇这丫头,简直就是天命注定要当我徒弟的。”
“你小子只要点头、让采薇拜我为师,我的所学立刻倾囊相授,绝不藏私。”
“而这丫头学了我的蛊术,保证十年之内就能突破厌居境,五十年内就能证道紫府。”
“到时候你有了这样的助力,还用怕覆天绝?派采薇过去,都能把那小东西玩死。”
“甚至可以大肆捕捉邪道妖魔,让采薇给它们下同心蛊、逼它们为你效命。到时候你就是天地至尊,这方天地要走正道还是走邪道、不就是你一言就可决定的吗?”
骨灰坛大肆吹嘘,疯狂画饼。
空宁则表情古怪,道:“你的蛊术这么厉害?我怎么在灵若寺的典籍中,完全没见过用蛊的上古大能呢?”
空宁遍览灵若寺藏经阁的典籍,早已对修行界的诸多秘闻故事知之甚详,甚至查过骨灰坛的根脚。
却从没在佛典中看到有关骨灰坛的记载,也没有听闻过什么蛊术能吓退真仙。
这骨灰坛疯疯癫癫的,有时候分不清它到底是吹牛还是说真话。
毕竟它说的那些伟大事迹,常常前后矛盾,绝大多数事迹空宁都没见过记载。
面对空宁的质疑,骨灰坛痛心疾首。
“你小子这是在怀疑我?怀疑曾经一掌打死真仙、一拳覆灭魔界的我?”
特种兵王系统
“我的事你之所以没听过,那是因为我太强了。我的仇家们全都恐惧我,暗算我后,还发动大神通,将我的名字从这片古史中抹去。”
“它们连听到我的名字都发抖!”
“我可是曾经的天地至尊啊!”
骨灰坛无比心痛。
空宁笑出声来:“你上次跟采薇讲故事的时候,不是说魔界覆灭的时候、你本可以出手拯救。但想到魔帝曾经轻慢于你,便懒得出手,故意看着魔界覆灭的吗?”
“怎么现在又变成魔界是你一拳覆灭的了?”
空宁的笑声,让骨灰坛猛地一颤,随后声音郁闷:“你……你小子有些过分啊!玩归玩、闹归闹,骂人不揭短懂吗?还能不能当兄弟了?”
空宁笑着摇头,道:“总之不管你是什么意图,采薇都不可能拜你为师的。”
“你也悠着点,少给她灌输些不正常的思想。下次再发现,我就把你丢进茅坑里泡屎。”
空宁的威胁,让骨灰坛颇为激动。
“你敢!”
但激动归激动,这家伙还是瞬间遁入了阴影中、消失了。
空宁望着骨灰坛消失,微微摇头。
虽然佛典中没有任何用蛊的大能记载,但的确提到过几种恐怖的巫蛊之术。
同心蛊,便是其中之一。
被下了此蛊之后,哪怕通天修为、也无法挣脱施术者的控制。甚至有紫府境的在世仙人被同心蛊控制,做出了极为可怕的事……
但不管骨灰坛是不是真的掌握了强大蛊术,空宁都不可能让采薇拜它为师。
更别说现在摆在空宁眼前的最大危机,乃是住在隔壁的霜晨月。
这个银发魔女,可能猜到了空宁的身份,甚至可能向外传递了消息……
本来空宁的计划,是等三十天后,巫魔女攻打瀚海绿洲时趁乱出手。
但现在却等不了了。
直接离开所在宫殿,空宁朝着霜晨月所在的宫殿走去。
跨过三道院墙,他来到了霜晨月所在的宫殿大门外。
与空宁不同,霜晨月接受了海庄王安排的那些侍女。
侍女通报后,空宁便跟在侍女身后走了进去。
然而当他踏进门内时,却发现自己所在的乃是一间浴室。
屏风后面的巨大浴池里,霜晨月在侍女的服侍下泡着澡。
银发魔女冷淡的声线,在氤氲的热气中响起。
“大晚上来见我……是男人的欲望作祟,想来尝尝以前的感觉?”
“既如此,你为何不去找腾蛇夫人呢?那条骚蛇,肯定很乐意见你。”
霜晨月的语气,依旧淡漠,听不出情绪起伏。
更看不出她是否已经向外传递过消息了。
空宁望着眼前的屏风,微微叹息,道:“我这次来,是来赎罪的。”
“月儿就不好奇,为什么我早就解决了师兄,却没有回瀚海城、而是离开了呢?”
空宁的询问,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半晌,屏风内才响起了魔女冷淡的声音:“你去哪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好奇?”
魔女的声音,冷淡中带着一丝小情绪。
看起来,似乎还没有把空宁当做传闻中的“正道第一人”。
空宁微微叹息,语气沉痛:“我之所以离开,是为了去准备一样东西……”
“月儿,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放在我面前,但我没有好好珍惜,直到失去之后才后悔莫及。”
“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法医弃后 醉了红颜
“你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陪我出去看一样东西。”
“如果你看到那东西,还不肯原谅我的话,我保证以后绝不再打扰你。”
空宁的语气,沉痛而真诚。
屏风后面,无声死寂。
半晌,里面的人才颤声道:“你到底……”
“宁郎!你在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焦急叫声,打破了浴室内的气氛。
狂暴的妖气撞碎浴室大门,腾蛇夫人的身影冲了进来,满脸的悲痛。
“你忘了这逆徒当初伤害你的事了?这种逆徒,不值得你对她这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