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深空彼岸 ptt-第四百九十八章 一大一小分享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银月高挂,虫鸣越发突显山中的幽静,山顶遍布着瓦砾,蒿草丛生,略显荒凉。
王煊倏地睁开眼睛,并将紫皮葫芦带了出来,回到现实世界中。
他离去前也是深夜,在仙界呆了多日,回归时依旧是月光满地的晚间。
虫鸣声,还有夜鸟偶尔的啼鸣,以及徐徐拂过的清风,天地间一片宁静。
王煊有短暂的不真实感,究竟是否离开过?所谓成仙,就是精神远去,遨游了一段岁月吗?
这里是旧土,是红尘,他盘坐不动数日,便去仙界走了一遭?现在回归,确实有些如梦似幻。
古人遇仙,而后又清醒,但记忆中却着极其深刻而难忘经历,但大体也也相仿吗?比如南柯一梦等。
还好,他确定这不是梦境,紫皮葫芦就在手中,温润晶莹,不过那一缕缕混沌气都消失了,被大宇宙纠错,无形的压制,连先天瑰宝都抵不住。。
情况不对,怎么没有欢呼声?小东西呢,他低头看去,她在土里睡大觉呢,挖了地宫小窝,睡的又香又甜。
她在山顶布置了法阵,然后就安心睡觉了,对于近在咫尺的王煊,没什么防备,加入“白名单”,甚至自动忽略他的存在,不然……影响她睡眠!
王煊真想捏着她的小脸给揪起来,但现在顾不上她了,赶紧开启紫皮葫芦,要将长大版的剑仙子放出。
这个举动惊动了小东西,她一骨碌就爬了起来,无比警惕,然后看到王煊抱个葫芦回来,顿时来了精神。
“我呢,我在哪里?”她嗖嗖从地下爬了上来,眨巴着大眼。
姜清瑶出现,从先天奇物葫芦中走出,白衣出尘,背负仙剑,如同画中人,站在这座矮山上。
这不是名山,只是一座不起眼的荒山,而她当年就是在这里渡劫,羽化登仙,低头看着蒿草,还有遍地的瓦砾,这是她当年栖居的小道观,千百年后,只剩下残迹。
一大一小,两个剑仙子对视,都是一个人,在月光下,这一刻仿佛凝固了。
“你怎么流血了?”小号的剑仙子开口,然后,又狐疑地看向王煊。
“她受伤了。”王煊说道。
“接个人而已,出什么事了吗?”缩小版的剑仙子很紧张。
“你们等在这里,我去采摘天药!”王煊说道,没有耽搁时间,精神进入命土中,冲向虚无之地。
剑仙子受伤不轻,为了庇护他,确保他不受到伤害,她一直挡在后方,独自承受那追击下来的超绝世剑意。
那是谁?曾经和上古第一人叫板,敢打生打死的狠茬子,修行漫长岁月后,手持人世剑,天下无敌!
王煊担忧她,尽管剑仙子说没有大问题,但他怕她隐瞒伤势,立刻付诸行动,想以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天药助她。
最近,无论是九劫天莲化成的天藤,还是仙人掌,亦或是第一仙茶树,都长势喜人,生机旺盛。
王煊摘了一片仙人掌,上面还带着花蕾呢,接着采摘了两片天藤叶子,又摘了一堆茶果,快速回到现实世界。
路程虽然很远,但耗时却短暂,他现在往来一次速度极快。
此时,他看到的画面,让他愕然,一阵出神。
一大一小两个人,都美丽无比,在月光下无比空灵,此时正在相互打量,然后彼此都笑了。
“我小时候真可爱!”姜清瑶说道,看着小东西,在那里夸奖自己。
“长大的我,论漂亮的话天下第一!”缩小版的剑仙子更自恋,盯着成熟版的自己。
一大一小两个仙子在那里对视,还都在夸自身,这个场景很有趣,加之她们的确精致无暇,月夜山顶这幅画卷很唯美。
但宁静很快就被打破了,姜清瑶忍不住伸出洁白的“魔手”,捏住了缩小版的自己的小脸,道:“手感真好,肉嘟嘟,可爱啊!”
小东西顿时叫道:“姜清瑶,你捏谁呢!”
“捏我自己啊!”长大版的剑仙子笑着说道,摸着小小的自己,实在忍不住下手,肉呼呼,相当的的漂亮,不揉揉她,对不起那种精致的小模样。
“啊,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怎么好意思这样捏自己!”小东西哇哇直叫。
姜清瑶笑道:“我喜欢啊,很久没看到自己小时候的样子了,真俊,难怪长大的我这么风华绝世,从小底子就好!”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长大。你……不要捏了!”小东西先开心,后咧嘴,还在被揉捏,觉得太过分了,哪怕是自己扯自己的小脸也不行!
然后,她立刻反击,像是树袋熊一样挂在了姜清瑶的身上,也去捏她那张吹单欲破的俏脸。
她反击的很迅速,除却效仿揉脸,还去将姜清瑶一头乌黑柔顺的发丝打乱,去撩啊撩,搓啊搓。
王煊看得……意动,最后,也忍不住下手了,捏了缩小版剑仙子的小脸,再次试了试久违的手感。
“你……啊!”小东西顿时不干了。
姜清瑶也回头,向他瞪来,捏小东西就等同于在捏她呢!
“看着可爱,没忍住。”王煊讪笑,在那里解释。
无论是小东西,还是姜清瑶都一致对外,这是她们两个人的事,突兀伸过来一只手,那么的不见外,算什么啊。
王煊一本正经,抢在缩小版剑仙子发飙前,严肃而认真地进行安抚,道:“清瑶有伤,不能乱动,嗯,你别挂在她身上了,还不下来。清瑶给你,这是天药,赶紧服食!”
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小东西从姜清瑶身上下来,但是,她也不好糊弄,跳起来就狠掐了王煊的脸一下。
不出意外,剑仙子的伤势比她自己说的要严重,早先为的是安王煊的心,上古疯子的剑意太恐怖了,换成一个人别说活着,连元神和肉身早都炸没了,什么都剩不下。
还好,这是现实世界,到了旧土后,哪怕实力至高如疯子商毅,他留下的剑意等也被无限消弱。
在仙界,他一道剑气冲起,就能劈落下来星辰,但是在这里,应该也就能劈山,可斩爆飞船等。
当然,姜清瑶回来后,实力也被极大的消弱了,这还是她在仙界重塑的肉身和精神一起回归的结果。
她没有客气,服食天药,盘坐下来,开始疗伤。
她捕捉体内那股杀意,参悟映照心神中的恐怖剑光,但并没有尝试去立刻磨灭,而是在研究,结合得到的第一剑经,两相印证。
癡情酷王爺:戀上替嫁小廚娘 小說
王煊顾不得是深夜,立刻联系陈永杰和青木,让他们向宇宙深处发信息,联系古飞船,告诉老张和方雨竹的分身,要谨慎小心,防备一下那个手持人世剑的疯子。
商毅没准会是一个能吞噬一切的恐怖“黑洞”,为了集全至宝,他有可能会杀了所有人!
月光如水,山顶宁静,王煊打完电话后,发现缩小版的剑仙子还是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呢。
小东西记仇了,想反过来掐他的脸,报复回来。
“至于吗,我是看你可爱,觉得你漂亮精致,当成自己人了,所以才没忍住……好吧,得罪你了。”王煊道,准备就地闭关,去参悟天下第一剑经,回味下那个疯子最后劈出的剑光。
“你嘴角有血。”谁知,缩小版的剑仙子并没有再计较,看到他口鼻间的血,帮他擦去了。
“谢谢你,帮我把她接引回来。”她小声道。
“自己人,客气啥,真要谢的话,再让我捏捏!”王煊笑着坐了下来,然后,这种话一出,顿时就被小东西用拳头砸在了头上。
他确实也受伤了,不是被上古疯子商毅最后的剑光杀伤的,那些都被姜清瑶挡住了。而是在观看剑经时,他的眼中,他的心中,出现各种恐怖的大剑,伤到了他。那些剑光,斩落星辰,斩断星河,斩破宇宙,在他的心中,纵横交织,是无数的巨剑,破灭万物!
关于这些,剑仙子也帮他硬抗过,不然的话,他看不完整部剑经,自身就炸开了。
王煊盘坐,心神进入命土,而后跑去飘渺之地,避开小东西,开始领悟这个神话时代的第一剑经。
他在虚无之地,一遍又一遍的演练,梳理心中的剑光,在这里连推演这门霸道绝伦、至高无匹的剑道真解。
直到很久后,他疲倦了,精神异常困累,这才停下,一念间,巨剑横空,斩向红色物质,收敛间,霸道剑意消散。
桃运双修 左妻右妾
但是,没过多长时间,他又开始练剑,如同疯魔,沉浸在那种张扬的剑道中,有劈断开星海、剑灭星系、撕开大宇宙的场景出现。
“该回去了,大体上捋顺了这部剑经,但需要时间去磨,不可能一蹴而就,直接练到圆满,就是疯子自己,初练此剑经时也不可能那么快。”
王煊返回现实世界,睁开眼睛。
他发现,脸部不自然,毫无疑问,被那小东西掐过,这让他无语了。
银月还在,现实世界没有过去多长时间,他发现,剑仙子开启了内景地,元神盘坐当中悟剑道呢。
她的伤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得天药相助,不会恶化,能够好转。
至于缩小版的剑仙子也在装模作样的练剑,但不时偷瞄他两样,见到他脸上的指印,顿时美滋滋。
这一夜,姜清瑶反复进入内景地,坐关悟法,她身上剑意越来越浓,背负的仙剑更是铮铮而鸣。
直到清晨,天光大亮,红日喷薄,她才结束这次闭关,整个人沐浴朝霞中,带着不食人间的光彩,越发的空明超然了。
“怎么样了?”王煊问道。
姜清瑶微笑:“没事了,我刻意留下了那道剑意,在解析与重新构建,为我所用,一旦揣摩透了,可以加速我对第一剑经的理解,早日踏出自己的剑路。”
王煊放下心来,然后又问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融合归一?”
“对呀,赶紧的,我要长大!”缩小版剑仙子等不及了。
剑仙子笑着扯了扯她的小脸,道:“还你一个无忧的童年多好。”
“你才童年呢,我要长大,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奚落我就是在奚落你自己!”小东西反击。
姜清瑶道:“我觉得,暂时维持现状比较好。超凡落幕,神话永寂,接下来大概会有各种剧变,我们不易妄动,这样分开反而更安全。甚至,我们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地方,先以一大一小两具身体,维持一段时间。”
缩小版剑仙子顿时不干了,道:“你要去红尘中逍遥,让我继续在荒山中睡觉?”
“那我在这里坐关好了,你去红尘中转一转。”姜清瑶想闭关参悟剑法。
王煊道:“短期内,没什么敌人在旧土,我带你们一起去走一走,看一看吧,红尘千年,和以前不一样了。”
“好啊,好啊!”小东西举双手赞成。
正在这时,赵清菡在群中发消息,问王煊在哪里,怎样了,要不要出来一起吃饭。
这个群是深空彼岸群,里面是一起去过不朽之地的几人,后来又混入一个秦诚。
现在,赵清菡和吴茵还没有离开呢,觉得超凡落幕前,新星那边较乱,没有旧土安全,这边有熟人,有高手坐镇。
“老王,在哪呢,消失好几天了,你可别一声招呼不打又跑进宇宙深处。”秦诚也喊话。
“好,中午安城,流金岁月餐厅见!”王煊回应,然后转身看向一大一小两个仙子,道:“走喽,带你们入世,顺便认识一下新朋友。”
不久后,剑仙子御剑而行,带着王煊和小东西,就这么飞天来到安城外,没有直接进去,避免引起围观。
小东西毕竟在现世中呆了一年了,知道各种剧变。但是,剑仙子姜清瑶却没有经历过,她看着这座现代大城市,有些出神,师门,曾经的剑山等,再也看不到了。
“在想什么?”王煊问道。
“我在想,当年我第一次进一座城池时,我师傅为我买冰糖葫芦的场景,好甜的印象。”姜清瑶轻语,时光流传,古代城池被高楼大厦取代,那些人再也见不到了。
“我也想师傅了。”缩小版的剑仙子眼圈红了,那个雨夜,她的师门,所有人都被那个黑衣人杀死了,再也不可能见到她们了。
“现在也有冰糖葫芦,我带你们去买!”王煊说道。
不久后,一大一小两位剑仙子,一人攥着一串冰糖葫芦,姜清瑶微微失神,小东西则已经香甜的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