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293、仙劍世界的秘密(求全訂)鑒賞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不!这不仅是景天和雪见拥有的那面玉佩,唐钰小宝、阿奴,青儿和酒剑仙、蜀山剑圣也拥有过这面玉佩……”
“这面玉牌出现在我手上,实在太巧!”
“命中注定,也意味……着是局吗?”
他心里思索,将这面玉佩系在腰间。
这人面吊坠虽然有莫大的力量,可白贵不喜欢这种不受他掌控的事情。
他刚以龟山策占卜,吉凶不明。
“备马,我要出金仙观。”
紧接着。
他就径直出了厢房。
走到金仙观的马厩处,对着马夫说道。
“白道长,现在还没到晓鼓声响的时候,长安市坊外面,估计还有武侯巡逻。”
“现在出去少不了武侯盘问。”
马夫诧异道。
晨钟暮鼓。
长安城的各个街道都设立了钟鼓,每逢宵禁、结束的时间,都会敲响钟鼓。在《唐律疏议》中记载:“京城每夕,分街立铺,持更行夜。鼓声绝则禁人行,晓鼓声动即听行。”
仙道
所以若是违反此例,在闭门鼓后、开门鼓前出去,即为犯夜。
哪怕是朝廷官员也不能随意出门。
想要出门的人,必须持有本县或者本坊文牒。除此之外,任何宵禁之前的出行,都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京城的治安是由武侯、不良人掌管。
“距离胜业坊晓鼓声响……还有多长时间?”
白贵看了眼天色,现在大概是五更天,寅时两三刻左右。他虽然在长安已经住的时间不短,但胜业坊何时敲晓鼓,他并不是十分清楚。
即使清楚,也无生活在胜业坊的马夫更清楚。
“还需半个时辰!”
马夫回道。
“我去请公主的手旨,你给我备好马。”
白贵转身,径直朝着后庭走去。
他因为这人面吊坠的事情,一时之间失去了方寸。也是他刚刚百日筑基大成,到了长养圣胎的境界,心中欣喜,少了平日里的谋划。
不然不会这么方寸大乱。
虽然朝廷官员不能随意出行,但这也要看是哪个朝廷官员,当朝的宰辅,武侯可不敢擅自拦截。更别说官位一品的公主,这等天潢贵胄,请一份手旨就可通行无阻。
“公主尚在歇息……”
“不过公主已经提过,若是白道长面见,则无须久待。”
“请白道长稍等片刻,我这就进屋请示公主。”
后庭落花苑的女官拦住白贵,施礼一拜后,就匆匆进了庭院,赶紧前去禀告公主。
想要面见公主不是这么容易的事,尤其是大晚上的时候。不过总有些人有特权,白贵就是金仙观中的特例。
金仙观的女官和女婢都知道金仙公主对白道长极为看重,前些日子为了白道长给昊天观捐了不少香油钱。而白道长又不是什么无名无姓的山野道士,前程远大,又面如冠玉、目似朗星,稍微聪颖一点的人都知道金仙公主恐怕属意白道长,所以哪怕没吩咐过这句话,亦会赶紧入内请示。
更何况金仙公主当真吩咐过这句话。
少倾。
金仙公主从落花苑中急促而出,身着青蓝道袍,粉脸未施粉黛。
“白道兄,不知有何要事?”
“你手持我的手旨,虽可通行,但免不了各坊武侯铺的通查,不若随我一同外出,也好节省一些时间。”
她提出意见,说道。
长安一百零八坊,每坊都有武侯铺,大坊武侯铺编制为三十人,小坊武侯铺编制为五人。
“在下不才,让公主担忧了。”
“我有一急事需要面见师尊,师尊为宗圣观观主,占卜之术远胜于我……”
“至于何事,到了宗圣观后,公主或可明白。”
白贵犹豫了一会,没有道出实情。
他之所以这么急匆匆的想要从金仙观出去,就是想着面见他师尊侯少微。
侯少微是楼观道掌门,占卜之术比他这个刚练习龟山策的半吊子强得多,应该能解释这人面吊坠的由来。
虽然早见晚见都行……,
但谁知道差了半个时辰后,甚至更长时间后,发生的事情是福还是祸。
太过被动!
至于侯少微会不会因这人面吊坠是宝贝,而生夺宝之心,则大可不必担忧。一者,侯少微是他的度师,授箓之后,成了亲传弟子,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二者,他又并非仅是昊天观的弟子,还是朝廷的校书郎,双榜进士,虽地位不怎么高,但非无名无姓之辈,夺宝之后,后患太大;三者,白贵并未太过在意此宝,他是真仙种子,注定成仙得道,多了这一件人面吊坠,不见得能省去他的苦功,所以这宝贝可不一定有这般贵重,侯少微想要,他巴不得送走这烫手山芋。
是的,人面吊坠,在白贵看来,就是一个烫手山芋。
牵扯的因果实在太多。
“既然如此……”
“白道兄上我的凤辇,武侯铺的武侯还不至于拦我。”
金仙公主见白贵不肯明说,亦不强求。
两人上了凤辇。
凤辇的空间很大,不至于紧挨着。
“白道兄已达胎仙之境?”
凤辇出了胜业坊。
金仙公主起先还有些拘谨。
她还从未有过和男人一同待在一起坐车。
但随着凤辇的行驶,也就渐渐适从。
只不过她这时嗅到了白贵身上的异香,肌体生香,而且白贵周遭三四步内也是周身融融、遍体阳和。
这般异态,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而金仙公主自幼修道,立即就判断出白贵此刻内功所处的境界。
“金仙恭贺道兄精进有成……”
“今后必能羽化成仙!”
金仙公主暗暗吃惊,她早就知道白贵是个真仙种子,但没想到,这入箓才多久,还没有一个月,就达到了长养圣胎的境界。
“三宝会合,已先练成大药者,而转归黄庭结胎之所。”——《伍柳仙宗》
陈泥丸云:“男儿怀孕是胎仙,只为蟾光夜夜圆。夺得天机真造化,身中自有玉清天。”
百日筑基之时,功成,就会肌体生异香。
而到了长养圣胎的境界,功成三宝圆满,气满、精盈、神全,得道者就会周身融融、遍体阳和。哪怕凛冬腊月,身着单衣,亦不畏风寒。
“昨夜夜观天象,似有所悟,一夜省去多日苦功。”
“公主不必见外……”
“我读儒经,善养浩然之气,又读武经,安身立命,后读道经,悟得玄妙之理,才得百日筑基功成。”
白贵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他这句话意思是说,他读儒经,已经养性养气,而又习武,性命双修,三宝本就比普通人的精气神要圆满得多,现在得到宗圣观传道,历时二十多天功成,不算多么稀罕的事情。
儒经养气和性,而武经则养命。
蜀椒 小说
百日筑基中的百日只是一个虚指,并不一定意味着真要足足筑基一百天。
“道兄此言有理。”
金仙亦是了然。
权贵入道比普通人要容易得多。同样的,如白贵这种文武双状元的人,习文练武,不可能在入道之时什么帮助也没有。
两人谈话间,凤辇就到了保宁坊。
期间,虽有武侯铺的人打算阻拦,但一看打出来的官衔牌,就立刻退缩了回去。
规矩是人定的,一品公主可以无视宵禁。
即使最后有处罚,那也是皇帝的事情,他们这些武侯是不能逾矩的。
下了凤辇。
白贵看了一眼天色,虽然仍有些漆黑,但东边天际已经有了一线光亮。
敲门。
从中走出正打算庭扫的火工弟子,见到白贵和金仙公主二人立在门外,立刻施礼。
“见过金仙公主、师兄。”
他道。
“师父可曾醒来?”
白贵问道。
这是他明知故问。
他师尊是宗圣观观主,修的又是《紫云妙旨》,每日早起做功课、醮法是必不可少的事情,如此才能道行日益精进。
所以此刻侯少微必定已经醒来。
事实上,如他已经做到可用打坐代替睡觉,没道理侯少微做不到。
“观主正在率众弟子做早课,师兄请进。”
火工弟子道。
入昊天观,阐明来意。
侯少微领着白贵入了静室,他微微皱眉,说道:“此人面吊坠贫道亦有耳闻,相传是天界遗落到人间的宝物,可惜贫道只有耳闻,从未见过。”
他说着,取出一匣,匣中有一青玉龟甲。
“你这人面吊坠为阳,是男像。”
“为师今日借用此吊坠,以归藏易占卜,归藏易以坤卦为主,坤是纯阴,象征万物莫不归藏其中……”
说罢,他以朱墨涂饰在青玉龟甲之上。
又从老君殿前的长明灯上取下烛火,施法作术,仅有指甲盖的烛火立刻化作滔滔烈焰,燃烧青玉龟甲。
“夫摓策定数,灼龟观兆。”——《史记·龟策列传》
白贵见此,心中一暖。
果然这师尊是拜对人了。
用龟甲卜卦有三种方法,一是借助龟甲和铜钱来占卜,二是食墨法,三是灼烧法。食墨即在烧龟甲前在龟壳上画图案,如果龟裂后和图案相合,就是吉兆,如不合就再解之。灼烧法则是以荆条点燃后灼烧龟甲,看其纹路。
第一种方法无疑要省钱省事的多,但占卜的效果,就差强人意。
白贵一眼就能看出,侯少微使用的青玉龟甲充满灵机,估计造价不菲,是天材地宝。
“道友既然来了,还不出来一晤。”
侯少微见青玉龟甲龟裂,眉宇一凝,抬头看向窗外。
“天下道门是一家。”
“我见这位小兄弟有缘法,来长安拜祭之时,遂将此物赠予他。放心!此物不会给他遭至祸患,相反会给他带来一件好事……”
窗外有一黑袍斗篷人显露踪影,悬浮于窗外,淡淡说道。
侯少微目光看向白贵,像是在征询白贵的意思。
刚才龟甲龟裂,是吉兆。
“此物虽是宝物,但落在贫道手上,惶惶无措。”
“宝物虽好,但贫道却不愿意接下此次福缘,还请师尊处置此物。”
白贵内心静明,将人面吊坠从腰间取下,双手捧着,躬身将其送至侯少微面前。
青玉龟甲显示的是吉兆。
但吉兆可不一定意味着是好事。
逢凶化吉亦是吉兆。
他可不想经历逢凶化吉中的凶险。
现在他有龟山策,成仙之冀就在眼前,要此物有何用?
再说按照他所知道的事情,这人面吊坠必须合二为一,才能有用。
他这么一个“渣男”,注定使用不了人面吊坠的力量。
慧极伤身,情深不寿!
另外……从刚才的一幕幕,可以看到,侯少微无害他之心,对他多有维护之意,既然他不知此事究竟有何风险,那么……交给爱护他的师长处置,明显更会合理。
“孺子可教也。”
侯少微面露赞许,对白贵这一弟子更加认可。
人面吊坠是一件宝物,他刚才已说,这是天界遗物,别人见到此等宝物,都会想方设法据为己有,而白贵不因此而动容,交给他这个师尊,实在难能可贵。
他从白贵手上取过人面吊坠。
“楼观道为太清道统,除守护李唐皇室之外,此界纷争,我楼观道概不参与。”
“还请道友明白……”
“这人面吊坠既然我这个弟子不打算要,那么还请道友收回此物。”
侯少微将此物甩出窗外,淡淡说道。
“不沾因果……”
“有此心性,楼观道后继有人!”
“若是贫道昔日能有道友徒弟如此心性,恐怕成道之日就在百年前了。”
黑袍斗篷人叹惋一声。
他接过人面吊坠,微微颔首,说罢消失不见。
等过了一会。
侯少微面色沉重,“想不到蜀山竟然想落子于你,幸好你及时将此物送到昊天观,不然即使你是真仙道种,若接下了这因果,此生成仙之望渺然……”
“此界?”
白贵抓住了侯少微话语中的一个讯息,只不过他不敢确定,毕竟仙剑中有不少界面,除了人间界之外,还有天界、妖界、魔界等界面。
“长安乃首善之地,大劫倾覆之时,从未见长安受损。”
“太清道祖……”
“楼观道……”
他心中暗自细思。
传说中的伏羲,是华胥氏踏雷祖脚印而诞生,在史料中记载亦是如此。他是校书郎,秘书省的文献大多已经遍览。但他却明白,这个位面是以伏羲、神农、女娲三皇所创造。
伏羲为天帝!
是史料出了问题?
不,不可能是史料出了问题。
“何谓大罗,一证永证!”
“伏羲、女娲、神农在主世界和此世界的史料记载相似,不会出错,而此界创造的历史却未曾落于纸面……”
白贵隐隐之间猜测出了一些东西。
他知道此位面的一些剧情。
但在仙剑世界中,从未出现过太上道祖,或者老子、楼观道等等,难道是它们不出名吗?这不见得。如果没有老子传道,道门如何解释?
而且长安就矗立在这里,如果他想要倾覆天下,第一个摧毁的就是长安,而不是其他地方。
“候观主,刚才那个斗篷黑袍人是谁?”
“蜀山的哪位道长?”
金仙公主眯了眯美眸,问道。
她可不会不知道蜀山是哪里,蜀山在道门中很有名气。她修道这么久,要是连蜀山是哪里都不知道,也枉费她修道如此之久。
“蜀山派二十三代掌门人——徐长卿!”
侯少微手持拂尘,轻轻一甩,吐露其名讳道。
他话音落下。
有白发道人自云端垂望而下,继而一剑开天门,同朝霞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