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大明皇長孫-第119章:我大哥怎麼可能還活着熱推

大明皇長孫
小說推薦大明皇長孫大明皇长孙
马车里,朱元璋带着两小回宫。
“以后跟你们大哥,要多多亲近明白吗,你大哥失了忆,十年来都没什么亲人,你们是他的弟弟妹妹,莫让让你们大哥感到孤独。”
车里,朱元璋有些唏嘘的说道。
大孙和这两个孩子,都是标儿和常氏所生,如今父母皆亡,尤其是大孙,连父母的容貌都忘记了。
现在标儿的灵柩,还在仁智殿中,近日朱元璋就准备找个时候,让大孙见见父亲。
“谢谢皇爷爷,皇爷爷,我可以跟父王说大哥的事情吗。”
魔女與小女仆
朱明月率先说道。
女孩子的心思向来要细腻一些,看到皇爷爷的表情,朱明月隐约有些猜测。
“好孩子,当然可以。”
朱元璋不由摸了摸朱明月的头,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宠溺。
这让朱明月感觉很是暖心,虽然她知道,这种来自于皇爷爷的慈祥,基本上是属于大哥的连带。
到了皇宫后,朱元璋让两小去了仁智殿,自己却朝着坤宁宫的方向过去。
在刘和的陪伴下,朱元璋再一次走进了这个让他难以忘怀的地方。
“大妹子,你在天上看到了吧,咱们的大孙很是优秀呢,就是脾气太犟了,这倒是跟咱一个样。”
“只是这终究是咱们的大孙呐,打又舍不得,骂也舍不得。只能是哄着,他要是哭鼻子了,咱该怎么办呢。”
“你不在了,咱都不知道怎么去哄他。”
“大孙要打倭国,看那样子,咱也拦不住。现在又要去打安南,咱好像也拦不住,真是让咱头疼。”
“关键大孙这话,一套一套的,咱都不知道如何反驳了。”
“上次咱让兵部尚书茹瑺过去,就是想说服大孙放弃打倭国的想法,好好经营自家就行了。”
“结果你猜怎么着,那茹瑺竟是被大孙给说服了。”
“这大孙,真是让人不省心,咱估摸着,可能妹子你还要等咱一段时间了,就这个样子,咱怎么能放心离开。”
“妹子你要是在就好了,大孙自小就听你的。”
朱元璋屏退左右,一个人在寝宫里,絮絮叨叨的念着。
心里的有些话,他只能来这里,跟大妹子说说。除了大孙,朱元璋左右看去,已经没有人可以和他说些体己话了。
仁智殿里。
两小今天的状态完全不同了,不仅仅紧挨着父王的灵柩没有丝毫的害怕。
更是左一句右一句的,跟父王说着他们今天见到大哥的心情。
小精靈和狩獵士的道具工坊
“父王,你是不知道,弟弟他看到第一眼的时候,竟然开口叫爹。”
“姐姐不也是一样嘛,还说我呢,声音叫得比我还大。”
“我那不是被你给吓到了么,不过大哥确实跟爹长得好像啊,难怪皇爷爷一眼就能认出来。”
“哼,常言道,长兄如父,我叫声爹也没错吧。”
“你这是个什么话,还有理了是吧,不过我现在有些怀念大哥的猴儿酒了,好甜。”
“我也是,姐姐,你说我们下次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大哥。”
“傻啊你,皇爷爷不是说了吗,给我们出宫的腰牌,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天天都去找大哥了。”
“姐,今天我们过去,就一起吃了个饭,都没能跟大哥好好聊聊,我有好多话想跟大哥说呢。”
“皇爷爷在呢,哪还能轮到我们,皇爷爷每天那么忙,去一趟不容易,咱们时时间多。”
“姐说得对。”
对于这个死而复生的大哥,加上孝陵神乎其神的流言,两小的兴趣显然兴趣很大。
还有难以忘怀的美食。
“姐姐。”朱允熥左右看了看,轻轻的喊了一声,然后从袖子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巴掌大精致小木盒。
在临别前,这是大哥特意给他们的见面礼。
两小一人一盒,里面是果味方糖。
这玩意对于小孩子的杀伤力,可想而知。
“省着点吃,这两盒大哥肯定花了不少心思才弄到的,我们在皇宫里都没听说过,想来必是极为珍贵。”
朱明月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摸了摸怀里同样的木盒,然后对弟弟朱允熥交代道。
“好吧,听姐姐的,那我以后每天吃一颗可以吗。”朱允熥念念不舍将木盒收了回去问道。
朱明月认真的思索了一番后,这才回道:“好,那咱们以后,每天就吃一颗。”
而后补充道:“藏好了,莫要让别人知道,这么一点点,都不够分的。”
在春和殿里一起生活的,可不只有两小。还有除了朱允炆外,另外两个弟弟。
本来有三个的,还一个没三岁就早夭了。
…….
春和殿里。
朱允炆刚刚和黄子澄一同吃过晚膳。
黄子澄看向朱允炆的眼神中,左边一个忠,右边还是一个忠。
进过锦衣卫的事件后,黄子澄可谓是完全的死心塌地了。
便是让他为朱允炆去死,他都心甘情愿。
这时,一个小太监,悄悄的溜了进来,然后附耳在朱允炆说了些什么。
说完后躬身作揖,迅速离开。
待小太监离开后,朱允炆气得直接把手里的书都摔在了地上。
“殿下,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黄子澄见此,不由有些急切的问道。
“皇爷爷带着允熥,明月,下午出宫,此时才回。”朱允炆面色阴沉的说道。
黄子澄闻言,眉头紧锁。
这样的情况,非常的不正常。
倒不是觉得嫡次子朱允熥对太孙殿下有所威胁,而是这种举动,没有带太孙殿下,其中的意义太过于深远。
“黄先生,你说皇爷爷到底是找谁去了,为什么连他们都带上,却不带我,难不成还有什么人,是我不能见的吗。”
朱允炆咬牙,语气之中充满着委屈,他突然感觉到皇爷爷似乎离他越来越远。
之前他还一直自我安慰,肯定是皇爷爷政务太忙,来不仅照看自己。
但是现在这种自我安慰,完全被打破了。
朱允熥,朱明月,这两人是曾经的嫡子嫡女,连他们都带上去了,却连自己这个太孙不带。
这说明自己已经在皇爷爷的心里,没有太多的位置可言。
皇爷爷怎么会把我忘了呢,怎么能把我忘了呢。
儒家的礼仪限制着他,不然现在的朱允炆,就想放肆咆哮怒吼呢。
黄子澄闻言后,没有第一时间回话,而是开始沉思起来。
他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发生。
仔细思索,最近京师里,也没什么大的事情。
不对,孝陵。
孝陵这个名字,突然就出现在了黄子澄的脑海里。
尤其是这几天,孝陵的传言越发疯狂,当时黄子澄初次听到的时候,还嘱咐下人莫要多嘴,乱嚼舌根。
可是没过两天,整个京师都开始传遍了,似乎连很多大臣都在聊。
涉及到皇家孝陵这等事情,陛下竟是反常的没有禁止言论。
甚至于黄子澄听说,就连陛下的贴身太监,司礼监掌印刘和,都在说这个事情。
当时黄子澄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想到这里,黄子澄便向朱允炆问道:“殿下,关于最近孝陵的事情,殿下可有听说。”
一肚子委屈没地方发泄的朱允炆,闻言没好气的说道:“自然是听到了,最近整个皇宫里都在传。”
“真不知道这些太监宫女们,吃了什么东西,胆子这般大,连孝陵的事情,都敢乱传。”
说完后,朱允炆冷冷一笑,又道:“看吧,此事早晚要传入皇爷爷耳中,到时候我估计整个皇宫又得死上不少人。”
听到这话,黄子澄有些迟疑的说道:“或许,这件事本来就是陛下暗中任由传播的呢。”
“不可能,这可是孝陵,祖陵所在,皇爷爷怎么可能任由传播,这又有什么意义。”朱允炆摇头,不相信的说道。
“可是臣听闻,就连陛下身边的刘和,也在述说此事。”黄子澄说道。
听到这话,朱允炆顿时一震,喝道:“什么,刘和安敢如此,他可是皇爷爷的贴身太监,谁给他的胆子,敢这么做。”
话刚落下,朱允炆的眼中闪过一丝惊骇。
刘和的胆子,除了皇爷爷,还能有谁给。
“这么说,此事还真是皇爷爷暗中安排的吗。传言如此广泛,宫中都这样了,想必整个京师都传开了吧。”朱允炆的语气中,依然还带着有些不相信的意味。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这事还真就是皇爷爷的可能最大。
黄子澄点点头,说道:“没错,孝陵的事在整个京师所有的茶楼酒馆,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并且根本无人制止,似乎就连军中都在传。”
朱允炆有些疑惑的说道:“孝陵的事情我知道,是我大哥虞王陵墓的事情。据说十年前大哥的下葬的时候,发生了地龙翻滚,导致陵墓坍塌。”
“十年前挖了一次没挖到,这次又挖了一次。好像还是没找到棺椁。”
抛开那些神神叨叨的事情不谈,生活在皇宫里的朱允炆,显然对这等事情还是了解得比较清楚。
只是当时他听到孝陵传闻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的在意,毕竟他大哥早夭,都已经薨逝十年了,也没太多好说的。
甚至于朱允炆并不是很想谈及大哥朱雄英,下意识的对着大哥朱雄英有些回避。
小的时候,大哥留下的阴影,可是一直都存在于他的心底。
大哥朱雄英薨逝的时候,他已经六岁了,对于很多事情,还是有着印象。
也不是说被大哥欺负,只是当时的大哥,那就是整个大明皇宫的宠儿,哪怕是父王,皇爷爷,皇奶奶,都得依着大哥的。
那种被大哥支配的感觉,属实让现在的朱允炆想起来有些无法呼吸。
即便是母妃扶正成了继妻,他也从庶出成了嫡子,但这些在大哥的面前,根本不够看,没有任何区别。
“殿下怎么说虞王殿下,是殿下的大哥呢?”
黄子澄有些奇怪的问道,他以为是朱允炆口误了。
皇家的事情,除了一些顶层的贵族,很多都是不甚了解,哪怕是外界传言,也说是皇子殿下。
听到黄子澄疑问,朱允炆也没多想,解释道:“我大哥八岁早夭,按规矩是不能如孝陵的,所以皇爷爷就以长孙视皇子,封大哥为虞王。”
“这般下来,才葬到孝陵之中。”
黄子澄闻言,下意识的思索一番,眼神中突然流露出惊骇,问道:“也就是说,虞王实际上是太子殿下的长子,陛下的长孙,殿下的大哥?”
“对呀。”朱允炆看到黄子澄震撼的表情,感到有些奇怪的回道。
黄子澄吞咽了一口口水,继续问道:“也就是说,虞王殿下当是曾经的太子妃所生。”
朱允炆点点头,道:“是我大母所生。”
黄子澄脸上的惊骇越发明显,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密,语气都有些颤抖的问道:“便是允熥殿下,明月公主,和虞王殿下乃是同母所生。”
“没错。”
邪医紫后 小说
朱允炆皱眉,本来没怎么注意的他,看到黄子澄这样的神态,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韵味。
只是一时间,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掌上明珠 宜蘭
總裁爹地好狂野 簡小右
毕竟已经死了十年的大哥,在他的印象中已经开始逐渐淡忘。
要不是孝陵的事情,这么多年来,皇宫也没人提起,也没人敢提。
毕竟这其中还涉及到皇奶奶驾崩的缘故。
“假若,臣说的是假若,虞王殿下还在的话,是不是陛下会对其极为宠爱,甚至于,这太孙的位置也是非他莫属。”
黄子澄小心翼翼的说道,他担心太孙殿下会因此有些不开心。
不过显然朱允炆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直接回道:“当然,大哥当年,可是皇爷爷亲自带大的,连东宫都没住过,生下来就住在坤宁宫里,由皇奶奶带着。”
“那个时候便是父王都只能每天去见见,大哥要是在的话,这太孙之位自然和我干系不大,也不可能有什么干系。”
朱允炆说得坦然,小时候或许有些嫉妒,但是现在,他也不可能去和一个死人计较。
黄子澄犹豫良久,这才迟疑的说道:“殿下,你说虞王殿下有没有可能,还活着呢?”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大哥怎么可能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