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星門笔趣-第399章 斬殺映紅月(求訂閱月票)熱推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银城上空。
七大主城盘旋,封印伫立,三人屹立虚空。
天旋地转,李皓带着他们来到了这里。
银城……一切因果开始的地方。
在这,发生了一切的故事起源。
在这,他跨入了武道,在这,他开始了复仇之路,一步又一步,走到了今日,今日,当年暗中操控红月组织杀死他父母的人,要在这授首了!
仿佛轮回一般。
李皓甚至不惜暴露了时光星辰,将三大强者全部困在了那边,放弃了支援映红月。。
让这位枭雄,不得不独自面对李皓。
这一次,他们再次来到了银城。
映红月面色沉重,看向对面的李皓,再看看附近的七大主城,再看看四周那些圣人……李皓这一年多来,所有的积累都在这了。
无敌剑魂
银城!
一个特殊到,他此生也不会忘记的地方。
此刻的他,看向李皓,再看看身边的紫月,忽然笑了笑,仿佛回到了当年,一如既往的潇洒,轻叹一声:“我的乖女儿……”
紫月只是默默看着他。
此刻的她,仿佛比映红月还要平静,摇头:“到了这一步……何必呢?”
什么女儿?
正如李皓所言,红月之力缠身的他,八大血脉不能流失的他,哪来的后代可言?
所谓数十子女……都只是他的试验品罢了!
映红月自嘲一笑,微微点头,叹息一声:“也对……李皓有过去未来现在三身,李道恒有剑道分身,本源分身,新道分身。郑宇那家伙,也有新道分身,本源分身……大家都喜欢用分身,做一点见不得人的事。”
他看向李皓,笑了笑:“其实,紫月不算我的分身……”
李皓微微点头:“我知道,阎罗、飞剑仙、七月中的其他六月,加上昊天,总共9人!八脉分身,外加一道红月分身,九脉之身!每一次死其他人,紫月几乎都在旁边,都在附近……所以,其实紫月汲取了其他七脉分身加上红月分身……”
李皓如数家珍道:“紫月的确不算分身,她应该算是红影……特殊类型的红影,就如我当初见到的那些红影,也是你自己的红影……所有红月组织成员,都有红月,唯独七月没有!唯独你们没有……因为他们本身就算是你的血傀儡!”
李皓轻声道:“映红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映红月看了一眼李皓,笑了:“有趣!李皓,为何感觉你比我还要了解我?”
红月组织,七大首领,除了映红月之外,还有六人。
三大组织,还有阎罗和飞天。
另外,加上昊天神山,除去映红月,刚好有9人,这9人,都没有血影伴生,而刚好符合八脉之身,以及红月之身。
李皓轻声叹道:“你这家伙,说是多情剑客,实际上真正的冷血无情!当年跟着你走的那批武师,早就被你炼成了自己的傀儡之身,也就玉罗刹侥幸逃脱,放弃了紫月的身份,否则……就不是如今的紫月了。”
说罢,又道:“只是猜测罢了,你对红月组织其他人的死亡,好像并不放在眼里,哪怕七月中的其他几位也是如此,都不例外……但是每一次有人死亡……都好像会有人见证这一切……”
他看向紫月:“我杀其他几位,这位好像一直都在附近。”
李皓笑了笑:“所以,我便猜测,是否有些关联,映红月……你说我猜的对不对?”
映红月笑了,摇头:“不算全对!你猜对了一些,但是也错了一些!我并未炼制红月分身,所以昊天并非其中之一,我只是炼制了八大分身,对应八大家族!我自己叫什么,你忘了?我乃映红月……实际上,我自己就是九大分身中的一员,红月之身!”
“七月中其他几位,死的有些早……很是可惜,拜你所赐,八大家血脉没有完全成熟,所以我无法早早吸收,只能让紫月代劳!”
映红月看向李皓,有些遗憾:“其中,李家血脉最弱,这是我最为遗憾的一点!若是早点杀了你,或者一年半年前,你不反抗,被我所杀……让我八脉平衡,全部强大起来,李皓,今日站在这,指点江山的,应该是我!”
他好像恢复了斗志,看向李皓,声音冷漠:“为了强大,我忍辱负重!人人都说你李皓敢搏,可你应该知道,我为了强大,付出了多少?我自愿成为封印的一份子,我利用三方强者的忌惮,谋取了最大的利益,成为他们不会杀的对象!”
“李皓,若非你屡屡破坏我的计划……哪会像今日这般?你师父,也未必会死!我从银月走出,杀了几个银月武师?”
他冷冷看向李皓:“我比你更清楚,他们才是我们银月的希望……所以,哪怕可以杀死他们,杀死你的老师,我都没有去做!他们的死,是你的责任!”
此刻的映红月,气息愈发强大起来,身旁的紫月,好像释然了,解脱了,一点点溢散,一缕缕力量被映红月吸收。
而李皓,并未阻止。
他只是默默看着,默默听着。
映红月冷冷道:“你以为,你走到了今日,付出了许多,是我造成的吗?不,是新武那些人造成的!是红月的帝尊造成的!不是我!我也是反抗者!”
“八大家的牺牲,是有必要的……因为,这是他们先辈造成的恶果!”
“张安这些人,是好人吗?”
他发出了嘲讽之声:“我们银月有今日之难,便是他们造成的,你明白吗?你居然还和这些人合作……你才是银月的叛徒,而我……本该成为银月的英雄!八大家也好,新武也罢,叛徒也好,红月也罢……都是我要杀死的目标!而你呢?”
“李皓,到了今日,你除了杀死一批不太重要的小人物,重要人物,你杀死了谁?你倒是杀死了许多银月武师!”
他声音宏大,宛如雷霆!
这一刻的映红月,好像比李皓还要理直气壮,还要正义。
人,都是你害死的!
他是反抗者,是守护者,是正义的。
银月武师,他没杀几个。
必要的牺牲,都是为了将来,为了反抗!
李皓,才是这人间恶徒。
李皓只是默默看着,感受着,任由他汲取那溢散的八脉之力,紫月这些人,都只是他的计划一部分罢了,这人,的确很有野心,也很有能力。
早在很久之前,就开始谋划一切。
汲取八脉之力,分散八脉之身,连接封印,游走三方之间……
若是真成功杀死了李皓,也许,八脉大成之下,甚至可以操控八大主城,夺取血刀,成为真正的顶级强者,屹立银月之巅。
可惜……李皓忽然笑了笑,映红月脸色清冷:“有何可笑的?成王败寇罢了,何况,我还没败!”
李皓笑了笑,摇头:“没什么,只是……我在想,想我读过的书,从古至今,枭雄也好,狗熊也罢,英雄也好,奸臣也罢……有没有谁,从头到尾,都是靠着阴谋诡计,最后走到人间霸主之位的?”
李皓看着他,笑道:“我读遍史书……一时间的蛰伏,还是有的,可从头到尾,都在装狗熊,都在演戏,都在耍弄阴谋……这样的人,好像无一人成功!”
李皓感慨:“映红月,你要成为这第一人吗?隐忍蛰伏几十年,放弃了一切,女人,地位,名誉,面子……你什么都不要了,在三大强者面前扮狗,演猪……到头来,不就是一头猪吗?”
“这世间,哪有扮猪几十年的猪……一只虎都没吃下,那就是真猪,而非猛虎!”
映红月脸色略显难看。
李皓轻笑一声:“扮猪吃虎,你也得吃一头虎吧?纵然吃不了,你学狗龇牙咧嘴几句,也显得有些反抗之力,你从头到尾都在学猪,为何在我看来,你就是一头真猪呢?”
他笑的灿烂:“我虽也喜用计,可我不怕天下人知晓!郑宇也好,李道恒也好,包括这天上的红月帝尊……起码,他们不会小觑我李皓,你拿你的猪头,和我来比,是不是高估你了?”
他知道,此人自信无比,哪怕到了此刻,依旧觉得,若非李皓,他能操控一切!
可是……事实如此吗?
如此自信的人……若是信心被摧毁,那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啊!
一瞬间,剑气冲天!
这一刻,封印好像出现了裂缝,李皓笑容灿烂:“红月帝尊,你来做个凭证,这映红月与我,谁才是这银月霸主?谁才是你所忌惮之人?”
这一刻的李皓,好像极其的幼稚。
他居然让敌人来评判!
映红月脸色冷漠无比,虚空中,那红月帝尊的声音,缓缓传来,带着一些笑意,一些不屑:“映红月……连真名都不敢使用的跳梁小丑罢了,自以为算计无双,实际上,在吾等眼中……只是丑角罢了!不过,任何时代,都少不了这样的人……”
“多谢帝尊点判,待会,必让帝尊多分出去一些力量!”
李皓笑容灿烂,剑气消散,封印闭合。
映红月脸色冷漠无比!
李皓再次一剑撕裂天地,忽然,虚道宇宙好像浮现,宇宙中,一剑斩来,好像要将李皓斩杀,李皓声音传荡:“别误会……我无意争夺时光星辰……二位都在,给我些许时间,我只问一句,你们眼中,映红月,是什么样的存在?”
映红月脸色变幻不定。
而虚道宇宙,两位杀的不可开交的强者,此刻,都微微一怔。
艹!
这关键时刻,你闲得无聊,来问这个问题?
他们不想回答,也懒得回答。
而此刻,李皓声音再起:“二位若是不回答我……此刻,我便彻底破碎封印,让红月帝尊,陪二位玩玩!”
郑宇笑声传荡而来:“你真够无趣的!李皓!映红月?很重要吗?自以为是的小家伙罢了,总觉得一切都在他计划之中,而这一切,其实只是吾等放任罢了……他也是我们削弱红月帝尊的通道……此人也算不错了,有野心,有能力,也有实力……不过……封印破碎那日,就是他的死期,他所谓的聚集八大家血脉分身,其实都在我们眼中看着,若非如此,哪有那么轻松,获得石门后的传承,没看我主动送他了吗?”
这一刻,李道恒那淡漠的声音也传荡而来:“自认为棋手的棋子罢了,何须多谈!李皓,你要进来,分一杯羹吗?”
李皓哈哈大笑:“那就算了,二位继续,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轰!
宇宙封闭,就在这一瞬间,一股剑气从封闭空间直接杀出,瞬间被李皓击溃,李皓笑了笑:“真阴险,我就是问一句,还想暗杀我……”
他看向映红月,笑了:“如何?”
映红月身上的气息,已经涨到了极致,八条血脉之力,其中七条都壮大无比!
他看着李皓,眼神阴冷:“你太幼稚了!”
“李皓,你觉得,他们三人的看法,能改变什么吗?能摧毁我的信心吗?你在做梦!”
“你居然让敌人来评判……他们越是贬低我,越是证明,他们忌惮!”
李皓笑了起来,“行吧,看来,你是不愿承认你废物了!你现在,算是提升到了极限了吧?来,试试看,你能改变什么?你这猪演久了,不就是猪吗?你和帝尊斗过吗?你和天王厮杀过吗?你和半帝交手过吗?你除了气息强大一点,除了嘴巴硬一点……你……什么都不是!”
一瞬间,剑气冲天!
长剑纵横!
时光剑出,一剑破苍穹!
映红月低吼一声,这一刻,他完全汲取了分身之力,八脉之力强悍,气息彪悍无比,也是一剑杀出,雷霆爆发!
李皓声音再起:“你这废物,到了今日,所谓的武技,也只是八大家战技勉强融合罢了!什么独有的东西都没有,你的剑意,在我眼中……只有虚浮!”
轰!
长剑破窍而出,一剑洞穿天地,时光蔓延,咔嚓一声,映红月手臂上浮现出一道深可入骨的血痕!
血液流淌而出!
映红月脸色微变,此刻的他,战力绝对是任何时刻的巅峰,甚至他自己觉得,此刻的自己,能匹敌天王后期!
强大的战力,甚至让整个天地都在颤动。
可一剑之下,他长剑断裂,手臂被伤。
李皓游走在天地之间,轻叹一声:“你除了耍弄小心思,一心都在这上面,其他的……你什么都没有!你进步的很快,甚至短短时间,跨入了天王层次……可你……和谁战斗过一场?真正的生死之战,你经历过几次?”
“咔嚓!”
长剑爆发出百道剑意,一剑击破了雷霆,李皓轻笑:“你小看八大家,羞辱八大家……可你用的,还是八大家的战技,不觉得可笑吗?”
他神出鬼没,仿佛从时光中走来。
长河环绕天地!
这一刻,环绕映红月,一剑接连一剑。
“你自认为自己才是天下第一人……何其的可笑,何其的自大!”
李皓再次一剑杀出,轰隆一声,杀的映红月不断倒退!
李皓声音再起:“你还有后手,不怕我杀你……因为,你也在修炼新道,今日,却是新道毫无动静,看样子,你还有新道分身,在这银月之地,你以为,就算这一次败了……你还可以东山再起?”
映红月脸色微变,迅速反击,却是依旧难以跟上李皓的步伐,被他一剑刺出,哗啦一声,血液溅射而出!
李皓声音如同催命之音:“你为何总是喜欢小瞧天下人?你真以为,你能算计天下?我李皓都不敢这么说,你凭什么?”
一缕血液,被长剑汲取。
一瞬间,一条混沌长河浮现,那缕血液在长河中蔓延,很快,好像和一些大道之力融合到了一起,长河翻滚,顺着这缕大道之力,蔓延到了虚空中!
亿万星辰中,有几颗星辰,闪烁光辉!
这一瞬间,几颗星辰瞬间粉碎!
映红月脸色一变!
而李皓,声音带着笑意:“你忘了,我才是大道之主!你算什么东西?”
星辰粉碎的瞬间,天下各地,有不少人忽然受创!
李皓声音响彻天地:“刚刚忽然受伤之人,天下巡查、巡检,尽快缉拿!黑豹,顺着气息,追过去,我要杀光这群人!”
黑豹瞬间穿梭天地,消失不见!
映红月脸色难看,李皓淡淡道:“不用如此难看,这只是实道宇宙,以你映红月的心思,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也许隐藏在了虚道宇宙!”
这一刻,映红月再也不沉默了,冷冷喝道:“你能连虚道宇宙也掌控吗?你纵然杀了我,杀了这些实道分身,那虚道分身,迟早会成为下一个我,要你畏惧,让你忌惮,我不会就此陨落的!”
这人,也是狠人。
分身无数!
实道宇宙有,虚道宇宙也有。
李皓轻笑一声,“我一定会让你彻底绝望,才会杀死你的!映红月……我要你亲眼看着,你所有分身,被我杀死,一个不留!断绝你的一切希望!”
“哼!”
一声冷哼,他抓住了契机,陡然一拳打出,不再用剑,一拳杀出,八脉齐聚,瞬间轰中了李皓!
他眼中露出一抹喜色!
总算打中了!
从头到尾,他都被李皓压制着,他的一切计划,好像都在李皓算计之中,可此刻,他总算打破了李皓的阴霾。
可下一刻,他脸色剧变!
忽然倒退!
他眼前一花,刚刚打中的,哪是什么李皓,而是一把长剑,剑气纵横,瞬间爆发,轰隆一声,剑气刺穿了他全身,映红月倒飞而出,脸色惨白!
他仰天长啸,怒吼一声:“李皓,你也只会这些阴谋诡计罢了,你敢和我正面厮杀吗?”
一条混沌河,瞬间浮现。
环绕他!
大河咆哮,冲刷天地,万道之力汇聚,轰隆隆,撞击在他身上,一次接连一次,血肉瞬间被融化,无数能量溢散,映红月暴吼一声,挣脱出来,血肉恢复,脸色惨白。
而李皓,化为人形,舔了舔嘴唇,轻笑一声:“八大家血脉融合,血液的味道不错!”
映红月脸色微变!
这家伙,生吞我血!
李皓一步步朝他走去:“你不是喜欢融合吗?不是喜欢八大家血脉吗?来,今日和我融合到一起,我给你机会!映红月,给你机会,你不敢要吗?”
他敞开了胸襟,看着他,笑道:“你不是我对手,任何方面都不是,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来,融合我,吞噬我……你若是成功了,你还是映红月,你若是失败了,我一点点地吞噬你,你看如何?”
映红月脸色惨白,倒退几步。
李皓露出笑容:“你来!我说到做到,给你机会融合我……融合你最需要的李家血脉,如此一来,八脉彻底融合,你也许可以跳出这张棋盘,成为真正的棋手!”
映红月咬牙,怒吼:“你不要逼我,你以为我不敢?”
“你来啊!”
李皓冷喝一声:“你敢吗?你就是一只老鼠,只敢活在阴暗之中,你何时敢走出来,显露人前?”
今日的李皓,话很多。
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在发泄着什么,诉说着什么。
他要摧毁眼前这人的一切信心,一切希望,在最强的领域,彻底击溃他,杀死他!
映红月咬牙,下一刻,厉吼一声,忽然化为一张八卦图,直奔李皓而去,一瞬间,将李皓笼罩,而李皓,却是不躲避,任由八卦图笼罩了自己。
外面,众人大惊,张安都是厉喝一声:“那是缩小的乾坤八卦阵,你……”
不能让他任意封印!
他知道李皓报仇心切,希望在所有领域击溃映红月……可在张安看来,杀死映红月,折磨映红月,已经足够了,为何非要冒险?
太过危险了!
这封印,完整版本的,能封印一位帝尊!
映红月此刻气息强悍无比,虽然不如完整版本的,可李皓,目前来看,也只是合道四重到五重,虽然处处压制映红月,可最后一刻被对方翻盘了,这种事,比比皆是!
反派死于话多!
李皓不瞬间杀死映红月,一直在和他较劲,在张安看来,这是很不理智的,许多反派,都是这样阴沟里翻船的!
而这一刻,李皓好像被封印了。
八卦图覆盖他全身!
映红月冷厉声响起:“李皓,你太自大了!”
这家伙,占据了上风,自大了一个不敢置信的地步!
任由他提升,任由他封印,甚至,这一次,也许是自己的机会,真正意义上夺取李家血脉,集八大家血脉于一体,彻底完成八脉合一!
李皓太狂了!
一股强悍的吞噬力,从八卦中传荡而来,八脉震荡,好像要将李皓体内血脉全部吞噬一空。
而李皓,盘膝而坐,任由他汲取。
渐渐地,一丝丝特殊的血脉之力,从李皓体内溢散出来,被八卦阵吞噬,八卦愈加璀璨,映红月激动无比,这……居然吞噬成功了!
这……怎么可能?
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真的翻盘了?
外围,那些圣人,合道,纷纷大惊失色!
张安一步跨越,好像要进入此地,可一瞬间,数位合道浮现,阻拦了他的去路,林红玉脸色有些沉重,看向张安,摇头,传音:“侯爷说了……他杀死映红月之前,任何人不得干扰!”
“你……”
张安有些愤怒,你们没看到情况吗?
看到了!
可是,林红玉还是坚持:“侯爷说了,任何时候!”
“你们这些人……”
张安简直无言以对!
都什么时候了?
而此刻的李皓,体内,一丝丝血脉之力,不断被汲取出来,那是一股有些特殊,夹杂着一些剑意之力的血脉,李皓眼中的金芒,此刻都开始虚弱下去。
那是剑眼神通!
此刻,随着这些血脉之力被剥离,剑眼神通都在消散。
映红月狂喜!
要成功了!
李皓,你太狂妄了!
越来越多的力量,被抽取了出去,李皓的气息,好像微微有些削弱,脑海中,精神海中,百道星辰,此刻,开始动荡不安!
剑意有些溢散!
而李皓,眼神却是清明无比,只是默默看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八卦阵越来越璀璨,映红月先是狂喜,此刻,却是有些胆战心惊,这个过程中,李皓……好像没有反抗!
这让他不安到了极致!
为何不反抗?
八卦阵虽强,可李皓不弱,他为何不反抗?
可事已至此,他无法停下,只有惊恐和不安,少了一些兴奋和狂喜。
就在他汲取走了最后一丝血脉之力的时候,李皓忽然吐了口气:“吸完了?有一手!说实话,我早就想将李家血脉之力全部剥离出去,李道恒显然还有一些后手,我自己却是难以剥离……谢谢了啊!”
他露出了一些笑容,眼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金光闪烁。
此刻的李皓,仿佛返璞归真一般,露出笑意:“苍穹剑陪伴我李家多年,血脉之力,深入骨髓……我哪怕换了肉身,都无法驱逐这些血脉之力影响……我总是想剥离出来,将李道恒的一些后手解决掉……却是一直没有成功,真的要谢谢你了!”
映红月厉吼一声:“李皓,你以为剥夺了李家血脉,你就占了便宜?今日我便八脉彻底合一……”
一瞬间,八卦阵幻化成人!
八条血脉,此刻彻底开始融合,映红月气息暴涨,一瞬间,彻底压制住了李皓。
他脸上露出一些冷意,此刻,两人几乎是面对面,他冷冷看着李皓,驱逐李道恒的后手?
不!
你就算驱逐了,你也失败了!
李皓,你还是太狂了!
这一刻的李皓,却是看都没看他,只是默默看着上空,忽然道:“差不多了!”
什么?
就在他产生这样的念头,那一瞬间,七座大城,忽然爆发出璀璨光芒,封印中,剑城也爆发出一股璀璨光芒!
空中的封印,开始剧烈颤动!
李皓头顶上方,忽然浮现出两个字——战天!
“八脉汇聚,请帝尊之刀!”
李皓一声低喝,天下颤动,忽然,镇星城下方,一把血刀,颤动了起来。
大离!
那初武之神刚回去不久,此刻,陡然面色一变,李皓声音传荡而来:“请前辈,请出血刀,以映红月之血,滋养帝尊之刀!”
初武之神脸色微变,下一刻,一咬牙,暴喝一声,一股强悍的气血之力,传荡天地!
远处,那镇星城下方的血刀,剧烈颤动起来!
一瞬间,忽然拔地而起!
仿佛从另外一个空间冲出!
一尊强悍的存在,从北方飞出,瞬间穿梭虚空,一把握住血刀,浑身颤抖,持刀而来,击碎虚空,瞬间抵达银城上空!
这一刻,初武之神脸色有些复杂。
下方,李皓平静无比:“请前辈,用刀,斩八脉!”
初武之神脸色变幻,映红月脸色也是剧变,咬牙,怒吼:“八脉乃是剑尊、血帝尊安排下来,守护银月之脉,你不管任何事,你不能出手……”
李皓声音平静:“前辈,用刀,斩八脉!”
初武之神没管映红月,只是深深看了一眼李皓,声音有些低沉:“你……早就这样准备的……你要利用我……”
“前辈,出刀!完成你的任务便是……八脉融合,最是滋补!”
初武之神叹息一声,玛德!
还是被这小子算计了!
用刀吗?
当然!
一瞬间,一柄血刀,斩落下来,刚刚八脉合一的映红月,脸色剧变,探手就朝那柄大刀抓去,可这是帝尊之刀,不仅仅如此,此刻操刀之人,乃是一尊半帝!
一刀!
八脉合一的血柱,瞬间崩溃,刀中,那只沉睡的猫,瞬间张口,所有血脉之力,瞬间消失,被那只猫一口吞下!
初武之神斩出一刀,瞬间持刀消失,声音传荡而来,带着一些无奈,一些纠结:“不要指望我欠你人情,我不欠,你要说人情……你找血帝尊,别找我,我就是个打杂的……该死,真该死!”
融了完整八大血脉,这是最大的滋补品,比他这么多年聚集信仰都要强,刀中那只猫,甚至有些睁眼的征兆!
这对血帝尊而言,对他而言……都是人情债!
他么的!
好气啊!
帮李皓斩了他敌人的八脉,还得倒贴一个人情……初武之神想想都觉得亏,瞬间消失不见。
而八脉被瞬间斩断!
刚刚还处于巅峰的映红月,忽然,一瞬间气血下滑,实力下滑,整个人面如死灰之色,呆呆地看着李皓,看着眼前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中的李皓,喃喃道:“你……算计我?”
李皓默默看着他,许久,轻声道:“算计?这算什么算计?八脉合一,对那把刀,本就最滋补,你都算计诸天了,还不知道这一点?若是这个都没预判到,你还算计什么玩意?郑宇怎么不去八脉合一?李道恒怎么不去八脉合一?就你脑子最聪明,就你能八脉合一?”
李皓带着一些嘲讽:“大家都知道,八脉能合一……半帝都不如你聪明,就你一门心思去八脉合一,瞬间成为无敌强者?映红月……你怎么这么聪明呢?”
映红月彻底面如死灰,喃喃道:“不,不是这样的,八脉合一,可以掌控这把刀……”
“帝尊的刀,轮得到你来掌控?它的主人又不是死了!八脉合一,就是刀出之时,八脉合一,代表八大家被人吞噬,对血帝尊而言,谁敢吞噬八大家……就是取死之道,杀同胞,还不死?”
李皓继续嘲讽:“所以……你八脉合一的那一刻,或者任何人八脉合一的那一刻,就是死期到了!你……小觑那些新武帝尊吗?”
映红月脸色惨白无比,这一刻,精气神好像都彻底崩塌了。
追求了一辈子的八脉合一,若是一直没成功也就算了,当他成功的那一刻,当他甚至气息超过李皓,已经无限接近半帝的那一刻……一刀下去,奋斗了一生的八脉……彻底没了!
这样的打击,已经无法用绝望来形容了。
他呆呆地看着初武之神离开的方向,喃喃道:“为什么……若是无法八脉合一,如何靠近那把刀……那把刀,也就八脉合一才能靠近的……”
李皓叹息:“你还是如此的愚蠢,血帝尊为了复活自己要复活的猫,为何要让人靠近他的刀?他留下的刀,就不是为了让人靠近的,除了他指定的那人,谁能靠近?”
那又不是机缘!
李皓摇头:“那把刀,不是留给别人的机缘,愚蠢的家伙,懂了吗?”
那就不是机缘,所以,为何给你靠近呢?
它本身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别人干扰它复活那只猫,这把刀,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守护那只猫,任何人,除了初武之神,都无法取走的!
映红月脸色彻底惨白了下来,呆呆地看着李皓。
追殺金城武
不是机缘!
那把刀,被他视为最大的机缘,八脉合一之后,按照他的想法,就是他夺刀之时,有了帝尊之刀,强悍无比,他甚至可以杀死半帝!
可今日,李皓说,那就不是机缘!
他喃喃道:“血帝尊……留下的不是机缘……”
都说血帝尊仁慈,留下一把刀,怎么不是机缘呢?
李皓轻笑一声:“血帝尊为何要留下机缘?就算留下,也不是这种方式,他要复活自己想要复活的生物,圣人也有逆鳞,何况,一位从新武杀出来的帝尊,你敢动他逆鳞?你真是个……弱智啊!”
就如我,我若是去复活我师父,我会将复活我师父的地方,制造成机缘之地吗?
被人随便破坏,夺取好处吗?
我会将那个地方,设置成最大的杀戮之地,谁敢闯入,谁死!
血帝尊没有直接击杀任何闯入之人,已经算是仁慈了!
眼前这个家伙,却是当成了机缘来看……真是个白痴啊!
“不可能的……不可能……郑宇他们,也一直都在谋划这把刀……”
映红月还是不甘心,绝望道:“不止我,他们也在谋划这把刀,他父亲甚至为了这把刀而死……李皓,按照你所言,郑宇岂不是也是白痴?”
李皓笑了,笑的灿烂:“他们和我一样,也希望养出一个你,你看,八脉合一的你,不就是血刀最好的补品吗?喂了那把刀,初武之神就欠我一个人情了……你以为,他们看中的是一把刀?”
错了!
他们,要的是初武之神!
白痴的家伙!
“郑宇,一直都在喂养你,你没看出来吗?你以为,他喂养你,是为了夺刀吗?不,他是为了养你,去喂刀!”
噗!
一口血液,喷涌而出,映红月有些癫狂。
养我,不是为了夺刀,而是为了喂刀!
他想到了郑宇,这些时日给他的好处,无数的好处,甚至连自己的分身,都给自己吞噬了,还给自己进入石门之后,获得无数传承。
他原以为,对方是为了对付红月帝尊,是为了利用自己夺取那把刀……
结果,不是!
郑宇,是为了让他强大起来,八脉合一,然后去喂了那把刀,让那位初武之神,欠下一个人情,和他联手,斩杀了李道恒!
原来如此!
他们,就没准备动那把刀,就算准备动,也不是现在,而是证道帝尊之后!
李皓轻轻拍着他的脸,轻笑一声:“就算炼化了银月,也许还能遇到新武……他们岂会轻易动那把刀呢?你真傻……他们其实都在考虑,如何帮着血帝尊复活那只猫,然后……就算银月人死光了,可他们只要送上那只猫,血帝尊必然死保他们!这里所有人,其实都不如一只猫的……哪怕人王发怒,血帝尊死保,也能让新武不针对他们……你还是不懂!”
外围,张安都是一怔,整个人呆滞了一下。
李皓声音充满了阴冷:“你以为,大家只看眼前?只看银月?新武,必然还存在!真要彻底破坏了血帝尊的计划,一旦走出银月,他们将迎来一尊无敌帝尊的追杀!甚至新武帝尊,都会追杀他们!哪怕张安,在新武的地位,也不如这只死去的猫,你懂了吗?”
映红月痴痴傻傻地看着李皓,李皓幽冷笑道:“所以,你为何觉得,你可以轻易动这把刀?八大主城也好,银月小世界也好,这一切,都是新武可以抛弃的……唯独,那把刀中之猫……是抛弃不得的!”
他看向张安,笑道:“张处长,您觉得我说的对吗?”
张安一怔,半晌,点头。
哪怕是我……爷爷毕竟不止一个孙子,真死了……那就死了吧。
爷爷可以为了大局,放弃自己的。
可是……血帝尊看起来柔和,可那只猫,是他一定要复活的,一旦复活失败,甚至彻底断绝了希望,一位战天帝转世之人,一位和人王亦师亦友的至强者……一旦发怒癫狂,新武甚至能为此放弃对付红月大世界,而是一心去杀那位破坏复活计划的家伙!
谁敢妄动?
谁也不敢!
血帝尊,到底有没有完全继承战天帝的实力?
若是完全继承了……自己的爷爷,也不是对方的对手,阳神这位无敌强者,也许也只是伯仲之间。
这一刻,他都有些恍惚。
这一切……好像,我也未曾想过。
映红月彻底绝望了,眼前只有无限的黑暗,李皓轻轻探手,抓着他的脑袋,拍打着他的脸颊:“映红月,我说过,杀你,不过一念之间!你的后手,还有什么?你的八脉合一,我让你完成了,现在……还有吗?”
李皓让他攀升到了人生的最巅峰!
完成了他一直追求的八脉合一,可是,一瞬间就没了!
这一刻的映红月,彻底崩溃了,带着绝望,带着战栗和疯狂:“杀了我……李皓……杀了我……”
“你杀了我!”
他疯了,疯狂地怒吼着,“八脉合一,都是陷阱!陷阱……”
他追逐了多年的八脉合一,居然只是陷阱!
那他为之付出的一切,到底算什么?
試愛迷情:萌妻老婆別想逃 小說
他想到了当年,想到了在银月的那段时光,想到了那些追随自己的武师……转身望去,一人都没了!
我原以为,我可以走到巅峰的。
可是,我从巅峰中衰落,只是一瞬间!
这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我的八脉合一!
“你杀了我啊!”
映红月凄厉吼着,彻底疯狂了,剧烈挣扎起来,七窍开始溢血。
他不甘心!
不甘心啊!
哪怕被李皓击败了,击溃了,也没如此绝望。
李皓一脸冷漠:“你这种老鼠,就这么崩溃绝望了?怎么会呢!你是不是觉得,我会放了你,让你承受痛苦……你这么喜欢揣摩人心吗?”
就在此刻,李皓一剑杀出,远处,黑豹带回来了一批人,瞬间被他杀的一干二净!
映红月气息不断下滑!
与此同时,李皓再次撕裂苍穹,一道血液,蔓延而入,虚空中,一道剑气爆发而来,李皓挥剑斩去!
“李道恒!帮我探查所有关联血液的虚道之脉!”
“李皓!”
冷漠声,响彻天地,你过分了!
李皓声音平静:“帮我这一次,我将皓月之剑,除时光剑之外,其他99剑意,全部赠予你一份,供你研究!”
虚空瞬间凝固!
郑宇声音也传了过来,带着一些意外:“你这疯子……为了杀一个跳梁小丑,值得吗?就算留下一些分身,又能如何?”
皓月剑道!
大家见过,甚至之前千道剑出,他们都见到过,很强大,这也是李皓执掌大道之后,感悟长生剑意,全部的大道感悟。
李道恒也好,郑宇也好,其实都没把映红月放在眼里,正如李皓所言,只是喂养那把刀的饲料而已。
结果,为了杀映红月虚道分身,李皓居然愿意送出剑道真谛!
哪怕两人都是半帝,也不会小觑一位半道之主的剑意真谛。
李道恒声音传来:“可!”
一缕血液,瞬间融入虚道宇宙,下一刻,宇宙颤动,一瞬间,天下各地,忽然爆出一声声惨叫!
李皓也没说话,四周,一位位圣人合道,纷纷消失。
不久后,一位位修士,被他们带回。
这一刻的映红月,彻底沉默了。
他只是看着李皓,许久,自嘲一笑:“你为了杀我……真是……让我无法相信的疯狂……我好像死了也值了……”
李皓,为了杀自己,真的疯了!
答应了红月帝尊,释放他的分身。
答应了李道恒,送他剑道真谛。
放弃了李家血脉,送出了八脉合一……
这天下群雄,好像在李皓眼中,都不如杀自己来的痛快,他连时光星辰都暴露了。
映红月看向四周,那化为齑粉的分身。
这一刻,彻底死心了,叹息一声:“也许,我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等待,等待你崛起……也许,从那一日,我就错了,我该第一时间杀死你!”
李皓一脸平静:“你该上路了,为了杀你,付出再大的代价,我都觉得值得……因为……我讨厌你!”
咔嚓!
骨骼寸断,血肉飞溅!
李皓一点点地捏下,一寸寸骨头碎裂,映红月闷哼不断,就是不喊,他咬着牙,牙齿碎裂,眼中露出一些凶芒:“你想让我彻底绝望崩溃……我就不让你如意!李皓……我哪怕死了,也要成为你的梦魇!”
“我不在乎这些了,我在乎的,只有你彻底死亡!”
咔嚓!
舌头崩碎,映红月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了,四周人都在看着。
看着映红月被李皓一点点捏成了碎片,一双眼睛,却是一直存在,睁眼看着这一切!
此刻的李皓,平静的好像不像活人。
空中,封印开始崩碎一角,一股红月之力涌现,一尊虚幻的人影开始浮现,李皓默默看着那边。
那虚幻人影,越来越强悍。
越来越强大!
许久,化为红月帝尊的模样,他看着李皓,好像很想此刻杀过来,解决这个家伙,因为李皓给他带来了一些威胁感。
此刻,八大主城,疯狂震动!
远处,一把血刀,好像悬浮在空,一人持刀,好像锁定了这边,红月帝尊叹息一声:“不杀你,总觉得……会很麻烦!”
说罢,叹息一声,一拳打破虚空,下一刻,瞬间消失在原地,钻入了虚道宇宙!
轰!
八大主城,溢散出光辉,封印再次合拢!
而映红月的双眼,彻底暗淡了下去,这帝尊分身……终究还是没有选择杀李皓。
李皓却是冷笑一声:“你在期待什么?他敢对我动手……八大血脉,岂不是白喂了?”
映红月那一双眸子,彻底暗淡,瞬间化为灰烬!
是啊!
忘了呢。
绝品天医 小说
我的八脉合一,喂了那把刀,那初武之神……恐怕会出手的!
帝尊分身,能匹敌那人手持血刀吗?
大概……不能吧!
大离之地。
初武之神一声叹息,骂骂咧咧,艹!
为何不动手?
动手,我杀了那分身,咱俩一了百了,我就不欠你的了!
好烦啊!
他好烦躁,我不想参与啊,可李皓喂养血刀八脉合一之脉,刀中的猫,好像快复苏了,这个人情,欠大了!
……
银城。
八城镇压,封印闭合。
映红月,彻底烟消云散。
四周,众人默默看着李皓,此刻的李皓,一言不发,只是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落入一处山头,一缕缕飞灰,飘散在山上。
空間之彪悍掌家農女 小說
李皓默默看着山上的几处空坟,心中默默说着,我……斩了罪魁祸首之一了!
映红月,死了!
他仰头看天,而今,我只剩下这几位强敌了,这些人,也是罪魁祸首,我一个不会放过的!
“爸,妈,小远……不远了!”
李皓喃喃一声。
距离这一天,不会太远的,这银月之地的一切敌,我会彻底清算干净的!
这一刻,大道纵横,巨龙翱翔。
一股股道脉之气,溢散天地之间!
李皓的道脉,再次开启。
从原本的144条道脉,疯狂开始攀升。
他露出了一缕笑容,直到今日,我才斩杀了这个让我恨了许久的家伙,我好像有点失败。
心中阴霾,这一刻,却是消散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