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末世神魔錄 txt-3623 諸神遺物!【二更】鑒賞

末世神魔錄
小說推薦末世神魔錄末世神魔录
不周山,是传说中支撑鸿蒙天地的天柱,也是鸿蒙天地最重要的一部分。
传说中不周山乃是盘古脊椎所化,支撑天地,链接天地,也正因为如此,鸿蒙天地才会如此稳固和强大,不仅诞生了数之不尽的天材地宝,而且天地灵气也极为充沛,甚至就连屡次圣人大战都没能将其彻底损毁。
直到巫妖大战之中,共工怒触不周山,才让本就在历代战争中受损严重的不周山从中而断,从此天地断绝,天河倒灌,灵气大失,虽然后来有女娲在诸多圣人帮助下补天,并斩杀上古异兽“鳌”,以其四肢立天地四极,从而勉强稳固了天地,让天地没有进一步损毁,但从此之后的天地也已是元气大损,大不如前。
所以在那之后,鸿蒙时代就算彻底结束,天地进入洪荒时代。
丝丝入琼
洪荒时代虽依旧有各种异兽珍宝残留,但其资源却已远远无法跟鸿蒙时代相比,所以一代代的修行者也往往不如上古大能,各种灵药异兽更是开始断绝。
甚至有传言,末法之劫的根源便是因为不周山被毁,天地灵气消散。
这个传言是真是假黄裳不得而知,但此刻身为世界之主,黄裳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从混沌世界的不周山建立,链接天地,他的这方天地较之以前正在发生本质上的蜕变。
等到这方天地彻底吸收了诸神的法则力量,完成彻底的蜕变之后,说不定哪怕不用在这方世界之中,他也一样能够在外界发挥出堪比圣人的战力!
“你这次可是赚大了……”
而就在黄裳感悟着这方世界的蜕变,满心惊喜之际,一个酸溜溜的声音突然从一边传来。
是第二人格!
身为黄裳的心魔,他其实跟混沌世界也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虽不能像黄裳那样主宰这方世界,但却也能清楚感觉到这方世界的变化。
也正因为如此,在得知黄裳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之后,第二人格心里也难免有些不甘和吃味。
他原本以为自己得到的好处已经很大了,可跟黄裳得到的好处一笔他简直就是个弟中弟,这下好了,他反抗黄裳“暴政”,翻身做主人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你觉得不满,可以把吃下的那些好处给吐出来。”
听到第二人格的话,黄裳却是撇了撇嘴,冷哼一声。
虽说第二人格得到的整体好处不如他,但那也是相对而言,实际上第二人格在此战得到的好处已经极为惊人!
第二人格和黄裳几乎是两个极端,黄裳有混沌世界相助,几乎吞噬了诸神所有的法则和力量,这一点是第二人格无法做到的,哪怕强行塞给他他也消化不了。
但同样,身为心魔,而且还是融合了天魔传承的心魔,第二人格对于精神力量的吞噬能力却是黄裳无法比拟的。哪怕黄裳已经融合了凤凰之力,但从本质上他的神魂却还是属于自己的,短时间内能够融合的精神力量虽然也很多,但终有极限。
可第二人格呢,他却几乎是来者不拒,诸神七成以上的精神力量都几乎被这家伙所吞噬,虽然想要彻底消化还需要一些时间,可一旦将其彻底炼化,融合了诸神精神力的第二人格必然能够得到质的蜕变,甚至在精神力和恶念方面足以对圣人强者造成巨大的威胁了。
我的蛮荒部落 小小妖仙
更何况第二人格还融合了狩猎女神三分之一的法则力量,让自身的阴系法则变得愈发强大。
毫不夸张的说,等到第二人格彻底消化了这一战的收获后,若是在不论混沌世界力量的情况下,打起来黄裳只怕还真未必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你都赚这么多了,居然还惦记我这点?”
“你还是不是人啊!”
箭 魔
听到黄裳的话,第二人格大惊失色,夸张的叫道:“做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好了,别耍宝了。”
看着第二人格那夸张的表情,黄裳翻了翻白眼,他现在心情好,懒得跟这家伙一般计较。
“对了,大佬,商量个事呗。”
看到黄裳似乎心情不错,第二人格也是立刻凑了过来,露出讨好的笑容。
“有屁快放!”
黄裳此刻心情的确不错,再加上第二人格在这次战斗中帮了他很大的忙,所以他也没有直接拒绝第二人格的要求。
“那个,我不是一直拿着这个倭寇的小剑用么,多少有点不顺手,而且现在敌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强了,我的装备也是时候更新换代了。”
第二人格一边看着黄裳的表情,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你看,我跟你不同,你家大业大,各种法宝层出不穷,而我就那么一点破铜烂铁,所以……你看能不能把那朗基努斯枪给我算了,虽然只是一截枪刃,但我觉得用着挺顺手的,咳咳。”
“我看你在想屁吃!”
黄裳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朗基努斯枪虽然危险,甚至噬主,但其威能却也是不容小觑,若非有这把弑神之枪相助,他们一开始也不可能那么轻易就重创阿波罗,从而让三足金乌的顺利将其吞噬,完成了战斗计划中最关键的一部。
像这么危险的武器,他是脑袋有坑才会送给更危险的第二人格!
他可没忘了这家伙是怎么三番四次坑自己的!
乙女游戏世界对路人角色很不友好
“小气鬼……”
被黄裳毫不犹豫的拒绝,第二人格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随后耸了耸肩膀,道:“一把破枪都舍不得给,你总不能让我颗粒无收吧。这样,就是那些神不是已经死了么,但是他们还留下了一些破铜烂铁,你干脆就把这些废品给我算了,我看看能不能回收利用……”
“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听到第二人格的话,黄裳突然反应过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第二人格问道。
以第二人格对他的了解,是肯定知道他不会将朗基努斯枪给这家伙的,可这家伙却依旧提了出来,所以其真正想要的其实并不是朗基努斯枪,而是奥林匹斯诸神的遗物。
虽然诸神的兵器早已在上古神战中受损,而在刚刚那一战中更是几乎全部报废,但这些兵器的品质和材料终究摆在那,无论是宙斯的雷霆之枪还是宙斯之盾,亦或是雅典娜,阿波罗他们的兵器铠甲,就算报废了也依旧称得上是价值连城。
以第二人格的手段和本事,他一定有办法将这些东西给利用起来,锻造出属于自身的强大神兵或者魔兵。
“嘿嘿,这不是怕你不给么……”
被黄裳戳穿了意图,第二人格也没有隐瞒,只是笑嘻嘻的说道。
White Clock
“算了,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管你有什么小心思,至少现在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黄裳这次没有再拒绝第二人格,只是摆了摆手,道:“你要就拿走吧,如果在锻造武器什么的时候需要帮助,也可以来找我。”
“那感情好!”
听到黄裳的话,第二人格也是眼睛一亮,然后赶紧将散落在战场上的那些神兵利器,铠甲盾牌给收了起来。
他虽然没有黄裳手中的那些神兵,但此刻这些诸神的兵器可都是圣人所用的宝物,品质非凡,只要好好利用,他有把握锻造出一柄不输给天地人三书,甚至是足以比拟先天神兵的利器!
到时候,就算面对圣人强者,他也能有一战之力。
至于如何反抗黄裳的“暴政”,翻身做主人什么的……还是从长计议吧。
自从上次输的那么惨,再加上这次黄裳混沌世界得到蜕变后,他短时间内是不敢再继续作死了。
PS:第二更奉上,休息会儿,下班回家再继续码字,么么哒,爱你们!

精品言情小說 末世神魔錄 起點-3605 作死的諸神!【一更】閲讀

末世神魔錄
小說推薦末世神魔錄末世神魔录
“啊啊啊啊啊!”
“我是不朽的,我不想死!”
几十分钟后,伴随着一阵阵充满了恐惧,痛苦以及不甘的咆哮,已经遍体鳞伤,而且伤口还在不断恶化,散发出阵阵腐臭味的波塞冬重重的跪倒在地,原本英俊的面庞如今已经因为过度的恐惧而变得扭曲起来,再也看不出任何的威严,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惧和狼狈。
“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今日我们两个便是索你命的阎王!”
只是下一秒,波塞冬的嘴中却传出了第二人格那邪气十足的笑声:“哈哈哈,奥林匹斯诸神的陨落,将从你海神波塞冬开始!”
“天魔噬魂!”
“不——!”
“哈哈哈哈哈!”
随后,第二人格癫狂的大笑,以及波塞冬充满了恐惧的尖叫不断在他的嘴中切换,恍若人格分裂一般,显得无比的诡异和恐怖。
巫閒雲 小說
但很快,他叫着叫着便没有了动静,身躯定在了原地,不再动弹,最终甚至身体表面开始浮现出点点裂纹,整个身躯随之崩溃风化,点点蓝色的光辉从他体内涌现,并迅速融入到整个世界之中。
哗啦啦!
顷刻间,黄裳的混沌世界中响起阵阵惊涛拍岸之声,空气中的湿度也明显在不断的提升,同时大地上的裂纹也在加速愈合,整个世界的灵气也变得愈发的纯粹和浓郁起来!
所谓圣人不死,大道不止。而如今在黄裳的领域之中死了一个圣人,哪怕是一个半残的圣人,从波塞冬体内涌现出的庞大法则之力也足以极大程度的哺育混沌世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完整,也更加强大。
“哈哈哈,爽!”
而随着波塞冬的身躯崩溃,本命水系法则力量回馈黄裳的世界,他那崩溃的身躯之中也有一道黑光涌现,化为了第二人格的摸样,并且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人格是混在黄裳之前那斩中波塞冬的一刀中钻进波塞冬体内的,并以波塞冬的恐惧和愤怒为“食”,让自身逐步吞噬波塞冬的神魂力量,也让波塞冬渐渐被负面情绪所控制,从而屡屡做出失误的判断,最终落得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若不是有第二人格相助,那即便黄裳能够杀死波塞冬只要也要多费许多的手脚,而且波塞冬被逼到绝境之后十有八九会选择自爆,到时候所残留下来的法则力量绝对不可能有现在这么充沛。
而反观如今,在第二人格的影响下,波塞冬最终彻底被恐惧所俘虏,甚至连自爆都不敢,以至于憋屈死去,一身力量十之八九都成为了黄裳混沌世界的养料!
“怎么样,吃得很饱吧?”
看着第二人格那得意兴奋的摸样,黄裳却是淡淡的说道:“一个圣人的精神力量,你也不怕撑着?”
“不过是个半残的圣人而已,虽然有点撑,但也还能消化。”
第二人格笑了笑,道:“而且你的收获不是更大么,不仅得到了波塞冬全部的法则力量,甚至是相应的感悟,而且他陨落后逸散的一部分精神力量也一样归你所有,说起来该眼红的是我才对。”
他这句话倒是没有说错,他虽然通过潜伏波塞冬体内吞噬和占据了波塞冬大半的精神力量甚至是相应的信仰之力,但黄裳的收获却比他更大,即便在精神力方面的收获逊色于他,可有了那部分法则力量的补充,其最终的收获却又远超过他了。
“那你就继续眼红吧,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
黄裳撇了撇嘴,也懒得再跟第二人格掰扯这些,只是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问道:“你既然吞噬了波塞冬的灵魂,那应该也得到了他的记忆吧,说说,奥林匹斯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其他的神又在哪里?”
这才是黄裳最关心的事情。
这个世界的波塞冬比他想象中还要虚弱一些,再加上他跟第二人格早有准备,所以在有心算无心之下波塞冬甚至没有一点像样的反抗便陨落在了他们的手中,让他们赚了个盆满钵满。
若是其他的主神都是如此的话,那他们一旦屠尽奥林匹斯所有的神灵,吞噬这些神灵的力量,他们的实力也必然会因此突飞猛进,甚至直接跃升到圣人之境。
“一句话总结,就是活得太久自己作死。”
提起奥林匹斯众神的事情,第二人格的表情有些古怪,随后说道:“跟我们那个世界的奥林匹斯众神不同,这个世界的奥林匹克诸神在巅峰时期几乎没有敌手,你不是看过正义联盟么?堂堂达克赛德被群神打得满头包,合起来的母盒也被宙斯随手击溃,可见其实力是何等的可怕。”
“除此之外,这些诸神因为有信仰之力的存在,所以从本质上来说是不死不灭的,至少一般的手段杀不了他们,再加上实力强大,寿命近乎无限,所以在无尽的岁月之中他们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无聊……”
“他们开始想办法寻求刺激,让自己的感情变得富有激情,而不是如同死人一样没有波动,至少让他们的感觉自己的灵魂还是活着的。”
帶着空間重生
“所以他们乱搞男女关系,纵情声色,做出各种如同疯子一般才会做的事情……”
“漫长的生命,在这一刻对他们而言成为了煎熬和酷刑。”
“一开始,美食和美色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他们,让他们欢愉或者痛苦,但很快他们再次无聊了……”
“所以,他们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理由开启了神战,用这种最残酷和最刺激的方式来刺激自身,让他们感觉自己还活着!”
说到这,第二人格耸了耸肩膀,道:“说到底,就像是那首歌一样,无敌是多么的寂寞。不像在我们那个世界,道佛两脉跟奥林匹斯众神打得狗脑子都出来了,两边都一天到晚想着干死对方,哪有空无聊什么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这也说得通……”
听到第二人格这番话,黄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问道:“那奥林匹斯其他的神呢,他们在哪,情况又怎么样了?”
“大部分神都在那场战争中泯灭陨落了,这些神真的很疯狂,也很作死,他们甚至已经有了自我毁灭的倾向,所以根本没有准备什么复活的后手,实力弱点的不仅仅是自身,就连那些信徒都被彻底抹去,神殿也被彻底摧毁,完全没有了复活的希望。”
第二人格沉吟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吸收波塞冬的一些记忆,只是随后忍不住骂了一句:“至于幸存的神……妈蛋,这家伙活太久了,而且记忆里面大部分都是没用的垃圾,不是搞女人就是吃喝玩乐,草,他不死谁死……”
说到这,他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接着说道:“终于找到了……当日那一战,大部分神都已经陨落,但十二主神都是圣人级别的强者,没那么容易死,所以都活了下来。”
只是说着说着,第二人格却又突然卖了个关子,问道:“现在,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告诉你,你要先听哪个?”
PS:今天第一更奉上,继续码字,么么哒!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末世神魔錄笔趣-3563 爭執與後巷!【一更】

末世神魔錄
小說推薦末世神魔錄末世神魔录
嘭!
就在约翰*康斯坦丁兴致勃勃的带上黄金拳套,准备给巴尔达沙一个教训,同时也想引得黄裳出手,摸一摸黄裳的底细之时,午夜老爹却已经是一巴掌拍在了桌上,站了起来,眼神不善的说道:“给我住手,约翰*康斯坦丁,你知道这里的规矩,别逼我把你给扔出去!”
“行吧,你既然假装看不见即将逼近的危险,那我也给你这个面子,饶过他这一次。”
康斯坦丁也不愿意得罪午夜老爹,随后冷冷的看了一眼巴尔达沙:“这次算你好运,肮脏的臭虫!”
说到这,他又将目光移到了午夜老爹的身上,道:“你不愿意帮我查,可以,我自己查,我要借用你的那把椅子!”
“什么?”
听到康斯坦丁的话,午夜老爹明显愣了下,随后才说道:“约翰,我看你是真的疯了,你难道忘了,你这么做几乎肯定要没命的!”
康斯坦丁所说的椅子是星星监狱的电椅,星星监狱是M国最早使用电刑的三个监狱之一,从1890年至今已经有数百位死刑犯在电椅上结束了生命,而且死亡的过程非常痛苦,特别是在电刑实施的早期,人们对于电刑还没有那么多了解,既不懂得剃光头发,也不懂得在脑袋上贴上沾水的海绵来加速死亡,以至于很多人是被电击了很久,然后浑身烧焦而死。
无尽的痛苦和死亡为这个椅子提供了强大的灵异力量,坐在上面,重复被电击的过程,受刑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入“超感”的状态,从而拥有一定回溯过去和预知未来的能力。
但这么做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把电椅无时无刻不渴望着生命,稍不留神就会成为电椅上新的牺牲者,特别是以康斯坦丁目前的身体状态是绝对承受不住的。
“我知道,不过未必是我使用……”
听到午夜老爹的话,康斯坦丁笑了笑,然后看了一旁的黄裳一眼。
在电影原著中他是自己使用,但现在来了个神秘而且强大的黄裳,在这种情况下他不献祭一下这位新队友那他就不叫康斯坦丁了。
“不要说未必,肯定是你用,到时候我会把你绑到这个椅子上的。”
只是下一刻,黄裳却是对着康斯坦丁微微一笑,他自然不怕那个电椅的力量,但他又不傻,自然不会帮康斯坦丁去受罪。
更何况康斯坦丁这家伙的命这么硬,哪怕坐上电椅也顶多是受伤,想死哪有那么容易。
“午夜,记住你说的话,在平衡没打破之前,你是绝对的中立者!”
就在这时,巴尔达沙却突然说道:“康斯坦丁是我们地狱的敌人,你如果帮他,就是与地狱为敌!”
他怕的就是康斯坦丁说服午夜老爹,然后坐上电椅,到时候无论是康斯坦丁被电椅给电死,引来撒旦收取灵魂,还是借助电椅的力量窥视到他们的阴谋,这对于他们而言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我看你是真的欠抽!”
“午夜,你看到了么,这里面明显有问题!”
看到巴尔达沙又来打岔,康斯坦丁把刚刚准备收好的拳套又带了上去,跃跃欲试。
“那就试试看!”
巴尔达沙自然也不惧康斯坦丁,双眼变得猩红,身上散发出的硫磺气息也变得愈发强雷。
“够了,都给我滚出去!”
看到康斯坦丁和巴尔达沙再起争执,午夜老爹猛地将手中的酒杯砸碎,沉声说道:“今天,午夜酒吧不欢迎你们两个疯子!”
“午夜老爹,你……”
看到午夜老爹发飙,康斯坦丁还是有些不满,想说什么,但却被黄裳打断了。
“走吧,不要让午夜老爹难做。”
黄裳摇了摇头,然后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巴尔达沙,嘴角一翘,浮现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而且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未必就只能依靠那张椅子!”
“对啊!”
听到黄裳的话,康斯坦丁也反应了过来。
巴尔达沙显然是知情者,他们只要拿下了巴尔达沙,那不就行了?
“……”
看着黄裳和康斯坦丁那不怀好意的笑容,巴尔达沙心中莫名升起一丝强烈的寒意,他并不以个人武力而著称,对付一个康斯坦丁都有点够呛,更别提是身边这个据说与灾厄不相上下的神秘人了!
他可不想死!
想到这,巴尔达沙咽了口唾沫,随后冷哼一声,甚至不敢留下任何废话,便立刻转身离去。
而黄裳和康斯坦丁也是对视一眼,跟在他身后离开。
“这群疯子!”
看到众人离开,午夜老爹摇了摇头,但随后却又犹豫了一下,随后拿起电话,打了出去:“让人查一查最近是否有恶魔进入人间附身少女……”
穿梭时空的商人 上善若无水
他虽然不相信康斯坦丁的鬼话,但巴尔达沙的表现实在是太可疑了,为防万一还是调查点为好。
…………
酒吧后街,巴尔达沙急匆匆的推开酒吧后门,然后快步向外走去。
但下一刻,他的脚步就是一顿,随后康斯坦丁和黄裳的身影也是一前一后的将他堵在了巷子里面。
“巴尔达沙,你这个肮脏的臭虫,是时候受点教训了。”
康斯坦丁早已带好了黄金拳套,嘴角浮现出狰狞笑容。
他想揍这个臭屁的恶魔已经很久了!
“闭嘴,如果你不是有人帮忙,我早就已经把你给撕碎了!”
巴尔达沙目光阴沉的扫了康斯坦丁一眼,随后转过头,对着黄裳沉声说道:“你确定要帮这个混蛋?你要知道,他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你站在他的身边,几乎就是与整个地狱为敌!”
“谁在乎呢……”
黄裳耸了耸肩膀,道:“反正我注定是要上天堂的!”
“果然……”
听到黄裳的话,巴尔达沙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在他看来黄裳这么说几乎就已经表示了自己的身份。
看来真如灾厄所说的那样,随着他从未来回到现在,企图改变历史,天堂那边也同样动了手脚。
不过他想不明白的是,如果眼前这个小白脸真是跟灾厄一起从未来回到现在的话,那为什么不干脆将整个计划告诉康斯坦丁,而是过来向午夜老爹求助?
很狂很嚣张:医妃有毒 冰水仙
又或者说,他并非来自未来,而是天堂方面察觉到灾厄的出现而另外所启用的秘密后手?
以至于就连加百列也不知道他的存在?
想到这里,巴尔达沙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等着接受来自于地狱的报复吧!”
“到时候无论是你,还是你身边的人,都会永坠地狱,承受无尽的痛苦!”
话音落下,巴尔达沙身上气息轰然爆发,随后整个人瞬间变成了由无数虫子所组成的魔怪,然后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康斯坦丁扑了过去。
柿子专拣软的捏,他又不傻,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突围自然要优先向康斯坦丁这个弱者下手!
PS:第一更奉上,我去,今天长沙下了好大的雪,玩雪快玩疯了, 哈哈。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末世神魔錄 txt-3412 生命煉成! 隋珠荆璧 度道里会遇之礼毕 閲讀

末世神魔錄
小說推薦末世神魔錄末世神魔录
女媧帥的五六十位有力強手雖則都堪比陽間至高無上庸中佼佼,是一股舉鼎絕臏渺視的強壯效驗,但以九大柱神牽頭的“赫里奧波里斯”諸神卻也天下烏鴉一般黑是寰宇上如雷貫耳的強壓實力,不怕消釋先知先覺坐鎮,可在不遺餘力的情事下,勉強女媧部下這支戰無不勝隊伍卻依然如故活絡的。
一晃,矚目追隨著一陣陣光前裕後的轟動靜起,茅利塔尼亞諸神也是跟女媧部屬的演進妖族槍桿和無往不勝兵馬衝刺起頭,一位位所向披靡的神物唯恐是邪魔招數神功盡出,拼盡祥和的戮力他殺著前頭的情敵!
“嘿,我愛稱諍友,該當何論,我可沒讓你期望吧?”
而接著玻利維亞諸神與少數魔鬼和魔神衝鋒從頭,康斯坦丁的人影亦然在陣陣雲煙的迴繞中輩出,接著對著黃裳咧嘴一笑:“我然則費了洋洋氣力才以理服人她們參戰的!”
“你可沒告我同時帶著她倆一齊前去異位面!”
大唐好大哥 鏗惑
視聽康斯坦丁吧,黃裳臉色複雜性的咬了咋,傳音商榷:“惱人的,康斯坦丁,你終歸想怎麼!”
康斯坦丁也許帶動印度諸神看做援外這對黃裳如是說確切是個竟然的大悲大喜,可疑雲是從拉神剛好那話裡話外的寸心總的來看,她倆旗幟鮮明亦然想要搭上這一回“乘風揚帆車”徊異世上,以逃這場晚期大劫。
然一般地說,這也會導致黃裳此次手腳的二次方程擴大!
“我是在幫你啊,我暱同夥!”
然視聽黃裳吧,康斯坦丁卻是嬉皮笑臉的傳音回訊:“爾等炎黃舛誤有句話,號稱養殖放一隻亦然放,趕一群亦然趕麼,反正要封閉異空間之門,多帶幾咱家也無妨啊。”
說到此,康斯坦丁稍為頓了頓,往後繼之說:“再則趕赴異長空是大為危機之事,同時會受到異空間辰光規律的排出,你把那些兵戎帶未來什麼也能幫你平攤好幾核桃殼,這對你而一件美事!”
“望無庸佳話改為壞事!”
聰康斯坦丁以來,黃裳搖了搖撼,進而眼力一凝:“好了,先攏共對於女媧,最為連結對醫聖能起到的效驗三三兩兩,反響連他太久的,俺們必須要在那頭裡告終鬥爭!”
說到這,黃裳罐中也是閃過一縷殺機,以後沉聲喝道:“捅!”
“殺!”
陪著黃裳這一聲厲喝,點點金蓮一晃兒浮現在了女媧枕邊,後小腳如上一下個“劉鑫”發洩,齊齊向心女媧提倡了擊!
“找死!”
女媧雖則實力遭了限制,但也素來沒把個別一度劉鑫座落眼底,還這時觀覽劉鑫率先對他建議襲擊,他就像是未遭了尊敬相似勃然大怒,此後胸中寒芒一閃,隨身偕道白光七嘴八舌從天而降!
倏,在那一塊兒道白光的包羅以次,那呈現在一朵朵小腳上述,真假難辨的劉鑫幾乎連反饋的年光都小,便一番又一期的被這些白光轟碎,成了全套碎屑和冰粉!
但就在這,其中一番近乎當場即將被擊碎的劉鑫卻是爆冷逆光名篇,並在寒光的忽閃中化說是一尊身高數米,神功的大佛,並不可理喻脫手,帶起幽深佛光和數件佛寶,以危辭聳聽的勢焰和快慢向陽女媧攬括而去!
原本劉鑫惟有衝擊的旗號,誠的殺招是打埋伏在劉鑫化身從此以後,藉助逐級生蓮神功侵出現起突襲的畢夏!
算得佛子,得到了掃數禪宗傳染源提攜的畢夏即或在偉力上面落後黃裳,可供不應求也決不會太遠,再增長他透過宿命通撫今追昔起了“上輩子”親善的有點兒飲水思源,並接到了中間的打仗教訓,用此刻的戰力亦然油漆可觀。
而在他鉚勁施為之下,那六臂宮中的六件佛寶也是迸發出了危言聳聽的成效,甚至於就連女媧都體會到了原則性的威嚇!
“性命煉成!”
女媧雖然並沒怎麼將畢夏處身眼裡,但他也不想我悉步入知難而退的情景,用對畢夏倡始的偷襲,他也是坐窩作到了反射,右邊一揮,冷喝出聲。
一會兒,一下個苛的煉成陣浮現在了女媧那白皙的手掌居中,下亮光絕響!
終末的後宮
而在那刺眼的光線此中,一方面赤子情巨盾轉瞬間閃現,護住了女媧,再就是一頭道深情鎖頭從巨盾前線激射而出,以驚心動魄的快慢徑向另外的幾件佛寶阻攔而去!
即活命康莊大道的掌控著,民命煉成關於女媧如是說索性是歎為觀止之事!
轟!
不得不說,賢人視為賢哲,女媧的主力真心實意是強得可駭,只見就在那年深日久,他的巨盾便截留了畢夏最猛烈的能量放炮,而且一例赤子情鎖鏈也是尖酸刻薄鎖住了畢夏該署激射而來的佛寶,而且緩緩地萎縮,讓其無法動彈!
就跟手一招,女媧甚至於便自便解鈴繫鈴了畢夏籌備已久的殺招!
果能如此,這畢夏身邊的一點髑髏如上也卒然露馬腳一條例魚水情觸角,並以驚心動魄的快慢,在驟不及防之下絆了畢夏!
那幅魚水鬚子非徒遠堅貞,黔驢技窮,再就是上端確定還飽含著某種凡是的效驗,即使如此是強如畢夏此刻竟亦然被那幅鬚子瓷實鎖住,不便動撣!
顯著,女媧不惟了不起浮泛造血,以還能用身煉成陣來利用和轉換那幅剛巧溘然長逝的屍骸!
“去死吧!”
用電肉觸手眼前監繳住畢夏,女媧宮中殺機更盛,接著右邊一揮,那招妖幡上便盛開出限度綠光,隨即綠光成群結隊,改成鋒銳的腰刀,一頭斬向畢夏!
左不過已根撕開臉,那甭管是哎喲道道佛子,都齊聲殺了吧!
轟轟嗡!
而就在女媧打定起頭殺掉畢冬至極,一年一度毒的能量嗡鈴聲卻出人意料叮噹,然後女媧只感覺到一股昭著而立眉瞪眼的惡念驀地從他百年之後聒噪發生!
下漏刻,一尊灰黑色邪佛面世在了女媧的死後,還要揮起六臂,齊齊握湖中的一把黑色長刀,望女媧銳利斬去!
“呵!”
而女媧曾防著畢夏的邪佛,再說以他的修持也向來不懼這邪佛的掊擊,故此面臨身後襲來的墨色小刀,他還是連頭都逝回,惟獨然心念一動,民命煉成術便一經催動,據實在他不動聲色凝固出一壁直系大盾,向那玄色刻刀阻止而去!
他倒要看望,誰能阻滯衝殺了本條小禿驢!
可就在女媧定弦先殺死畢夏關頭,一種劇烈的失落感卻猛不防從外心中敞露而出!
而這語感的策源地……虧他探頭探腦的邪佛!
這何許也許!
PS:創新送上,不停碼字!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末世神魔錄-3402 奧丁去哪了?【一更】 云屯飙散 爱之炫光 閲讀

末世神魔錄
小說推薦末世神魔錄末世神魔录
“芬里爾!”
看著驟產出生存界樹江湖那條長度足有博米,滿身黑毛宛若金屬尋常鋒銳韌性的黑狼,奧丁等人的臉色轉變得更為獐頭鼠目從頭。
特別是奧丁,獨眼箇中愈益上升一種濃厚面如土色!
原因在諸神夕的風傳中心,他縱然被芬里爾所殺!
單純目前芬里爾似對付哄傳中要死在他嘴下的奧丁並瓦解冰消感興趣,可是緊閉那血盆大口,鋒銳的獠牙上忽明忽暗著清淡的紫外線,最終舌劍脣槍一口咬在了那天地樹有部分洩露在地表的粗實樹根如上!
咔嚓!
天底下樹的根鬚就是全世界上最穩固的兔崽子某,平常成效難傷秋毫,但芬里爾的皓齒卻好像富有推翻任何的效果,只見陪同著一陣號,那條瘦弱的柢竟自被芬里爾一口咬斷,洪量豔麗的七電光輝若膏血平常,從根鬚折之處迴盪而出,以至那讓大地樹自開的強光都醜陋了浩繁!
那些柢是全國樹最一言九鼎的基本,也是鄰接諸神魅力的基業與焦點,於今斷掉一根,就像是吹管漏油一碼事,雖不致於透徹拒卻力量的西進,但卻也大大減色了五湖四海樹功效的輸出!
“可惡!”
“善罷甘休,不,住嘴!”
……
盼這一幕,阿斯加德諸神盛怒,齊齊得了,對那芬里爾和耶夢加得倡議了強攻。
轟隆隆!
諸神的掊擊是多麼的怕人,再說再有阿斯加波札那共和國度效力的加持,潛力尤為危言聳聽。
忽而,定睛隨同著一時一刻穿雲裂石的咆哮聲浪起,耶夢加得和芬里爾那廣大的身軀亦然直接被諸神打炮得重傷,皮開肉綻!
唯獨這兩頭巨獸的活力和把守力還剛得讓人信不過,即若是遭遇這麼樣凌厲的攻,它也照例比不上拋卻對大千世界樹的毀掉,倒切膚之痛還刺了其的凶性,讓耶夢加得拱衛天地樹糾紛得更緊,而芬里爾進而復翻開血盆大口,咬斷了伯仲根樹枝!
轟!
耶夢加得和芬里爾的熊熊摧殘愈加增強了環球樹的氣力,讓世道樹的光焰跟著一暗。
而就在這,更緊霸氣的異變發生了!
blood lad
隆隆隆!
定睛跟隨著一陣陣如雷似火的轟鳴聲響起,阿斯加德到處突然兵燹突起,巨大金光驚人,反光中間再有燦爛的藍光閃亮。
從此以後,五洲樹的光餅變得愈來愈絢麗始!
“狗東西,你竟崔虧了空晶庫!”
見見這一幕,奧丁怒吼一聲,揮起眼中的“岡格尼爾”,也硬是永久之槍便朝向海拉殺了平昔!
他事先化為烏有動是曲突徙薪海拉還有怎先手,可沒體悟海拉始料不及神不知鬼無權的糟塌了他用來給五湖四海樹供應能儲備,存放在空之晶和種種空間類傳染源的資源!
如是說,縱使全球樹沒被毀,所或許抒發進去的效應也會大媽受損!
這亦然讓他更朝氣初步,群龍無首的想要殺海拉這奸!
一等农女 岁熙
可他曾奪了特級的發軔韶光了!
“哈,奧丁,你的對方同意是我!”
目送就在奧丁操原則性之槍,殺機盛,帶著止境威嚴殺向海拉的還要,海拉卻是霍地笑了突起。
轟!
幾乎就在亦然歲月,因為那世風樹被耶夢加得和芬里爾抗禦,再抬高儲備功用受損,同諸神離開陣眼進行交兵,以是世界樹做出的鱟橋也是效益大損,一剎那竟別無良策再與黃裳那裡建立的虹橋相拉平,在陣陣暴的號聲中被黃裳的鱟橋所反制,並以驚心動魄的快慢迴盪到了阿斯加德的下方!
就像酆都的機能無從扞拒彩虹橋相同,阿斯加德的效力無異也獨木難支敵彩虹橋,用單純無非一期倏得,那道虹橋便仍舊考入阿斯加德,從此以後迷漫在了奧丁的隨身!
“不!”
秘書艦時雨的飄搖不定少女心
被鱟橋包圍的倏忽,奧丁也是緩慢反響了復,獨眼內充塞著難以憑信和膽戰心驚之色,放了一聲不甘落後的狂吼:“惱人的,你……”
轟隆嗡!
而還沒等奧丁把話說完,虹橋便一經將他翻然併吞!
在黃裳,夏蝶,雨柔跟所有酆都大陣成效的引而不發下,虹橋爆發出了力不勝任長相的工力,就強如奧丁,這會兒不意也心餘力絀抗擊鱟橋的效力,間接被那彩虹橋所吞噬,事後身影石沉大海無蹤!
轟隆隆!
而趁熱打鐵奧丁此阿斯加蒲隆地共和國度最非同兒戲的部分泯滅,阿斯加德亦然狂暴轟動啟幕,邦的力氣類似被抽走了基業便靈通低落!
也是直至現在,正助攻耶夢加得和芬里爾的諸神才影響過來,隨著看著奧丁幻滅的大勢,曾那絕美貌上早已發現出陰陽怪氣殺機的海拉,罐中紛擾露出出了嫌疑和驚惶之色!
她倆的王,奧丁,甚至於掉了!
去哪了?
還特麼能去哪!
天底下或許打造名特新優精虹橋的除非兩人,一個是她倆,一度硬是黃裳那裡,而今天奧丁被虹橋攜,其南向不可思議!
之後果……惟恐也不言而喻!
“救生!”
下俄頃,阿斯加德諸神亦然咬緊牙,便以防不測鋌而走險殺入華去救人。
即使他倆也曉得,奧丁被帶來炎黃生怕是死裡求生,奄奄一息,但奧丁即阿斯加德的神王和焦點,要是從沒了奧丁,他們阿斯加德就險些付諸東流鵬程可言了!
視為在這關鍵,再長海拉的反水,阿斯加德結果要即使如此銷燬,或者特別是被奧林匹斯諸神根本蠶食鯨吞!
之所以奧丁總得救!
關聯詞……
嗖嗖嗖!
險些就在諸神起身的轉瞬,同船道鉛灰色尖刀卻因而極快的進度劃破夜空,釘在了她們頭裡的地上!
過後,海拉那淡的籟也繼作:“諸位,說好的諸神清晨,假若伶人都跑了,那誰來獻藝這場摺子戲呢?”
“嗷唔!”
“嘶嘶嘶!”
同時,舊正值緊急著領域樹的耶夢加得和芬里爾也罷了掊擊,之後掉轉身,對著諸神發出了生氣的嘶吼!
“海拉,你找死!”
“先殺了她們,隨後用彩虹橋把奧丁救進去!”
看出這一幕,阿斯加德諸神明,假設不甚了了決海拉以來是沒要領去救奧丁了。
更重要性的是,源於海拉亦然阿斯加德的一份子,而奧丁又不在,他們竟孤掌難鳴用社稷的意義來仰制海拉!
在這種動靜下,她們只能揀濟河焚舟!
“來吧,大屠殺吧,嘿嘿哈!”
“訛你們殺了我,便是我殺了爾等!”
“諸神的薄暮,就在多年來,嘿嘿嘿!”
看著風捲殘雲的諸神,海拉卻是毫無懼色,竟是是激動不已的大笑不止始,之後愈發被動騰而起,跟耶夢加得和芬里爾同船,於這些阿斯加德諸神殺了既往。

一場殊死戰因此產生!
PS:至關緊要更送上,麼麼噠!

精彩言情小說 末世神魔錄 ptt-3348 雷峰塔與法海!【二更】 矜名嫉能 皆所以明人伦也

末世神魔錄
小說推薦末世神魔錄末世神魔录
黃裳並消逝在黃帝陵內裡待太長的韶光,以他跟禮儀之邦二帝期間的關聯,想要說動中原二帝桎梏伏羲和燧士並輕易。
用炎帝來說的話,雖倘然他們在天變之近日去做客人王伏羲和燧人士,下用自制的洋酒灌醉這兩個兵戎就佳績了。
終歸人王伏羲和燧人選跟中原二帝的兼及極好,乃至強烈便是過命的雅,再累加她倆兩人也性喜葡萄酒,想要畢其功於一役這點委是易如反掌之事。
至於黃裳怎要讓她倆耽誤人王伏羲和燧人氏,黃裳灰飛煙滅知難而進說,他們也比不上積極問,兩者間不外乎肯定外面,更多的要一種紅契。
黃裳不說,由揪人心肺假設此舉告負,那將會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一旦因而將對他有大恩的九州二帝拖下行,那就等於是害了他倆,從而他並消亡將真格的鵠的曉中國二帝。
而華夏二帝也斷定以黃裳的人頭扎眼決不會羅織她們,他背原生態有無從說的理,故他們也尚無多加探訪。
也正緣這麼樣,黃裳差點兒沒廢話便以理服人了這兩位,為結結巴巴女媧的微克/立方米走路剷除了兩個炎黃海內最有大概消逝的九歸。
有關下一場另部分跟女媧血脈相通聯的人,或不怕工力絀,生命攸關構破威脅,或竟即使如此道佛兩脈的人,以黃裳和畢夏的官職,苟且找個設詞就能拉那幅人,純天然毫無操心。
然則在挨近了黃帝陵後,黃裳卻霍地收了源於畢夏的提審。
跟黃裳平,畢夏這邊也矯捷已畢了自各兒的職分,疏堵了六甲祖援助。
終歸佛祖手卷來哪怕道截教大門徒所化,這次大勢所趨決不會超然物外。單純纏女媧一事拉甚廣,並且空門中部本就以古代時的上百飯碗,跟極樂世界教殘留的一點礙口,再有無天河神和婆羅門神教的樣故雁過拔毛了一批興頭遊走不定的人,於是佛但是會匡助,但卻能夠搬動太多的人,省得訊息顯露,反是誤了要事。
然則畢夏這次傳信黃裳,為的不單是喻黃裳該署,越發讓黃裳陪他去一個地段,取一件玩意。
……
浙省,危城臨安。
八大古都居中,臨安的工力較弱,氣勢也一丁點兒,難為她們一言一行較為調門兒,開罪的人少,再者臨安還有濟公那位法師坐鎮靈隱寺,從而倒也算自由自在,毋給和和氣氣惹來太大的煩惱。
而當前,變幻為另一個摸樣,與此同時伏了味,接近而一度廣泛元嬰境強手如林的黃裳亦然夜靜更深的登到了臨安城中。
此地是他跟畢夏會客的上頭。
值得一提的是,臨安跟外故城毫無二致也所有特的預警裝配,櫃門處有國粹差不離堪破滿貫門面幻術,讓人獨木難支遁形,但這惟特相對而言的,以黃裳今天的修為際,一二一件傳家寶和法陣主要就攔連連他。
“西湖良辰美景季春天,冰雨如酒柳如煙……”
黃裳看到畢夏的上,畢夏正成為一期日常苗的象,站在西湖的廊橋上,哼著那首眾家都耳聞則誦的曲。
“你倒是好趣味……”
看著畢夏那哼著小曲的臉子,黃裳失笑著搖了搖動,拍了拍他的肩膀,問津:“你叫我來這不對觀展西湖良辰美景的吧?”
“理所當然謬誤,我看外毫無二致器材。”
畢夏曖昧的笑了笑,爾後指著西耳邊的一座碑刻塔,問及:“黃哥,你能道那是哪塔?”
“想考我?”
黃裳笑著搖了點頭,道:“我曾經既來這公出學過,對此地並不不懂,那是雷峰塔,西湖十景某某,是麼?”
說到這,黃裳罐中閃過手拉手金火之光,刻苦看了下雷峰塔,道:“不過這武松塔受千年法事,目前也改為了一方米糧川,況且效能若還挺強。”
“吾儕此次來便以便這雷峰塔!”
畢夏咧嘴一笑,道:“黃哥,你可看過《新白老婆子清唱劇》?”
“本看過,那部劇那時候太火,想不知底都杯水車薪……”
黃裳點了頷首,今後有如思悟了嗬,手中精芒一閃:“你是說,用這雷峰塔看待女媧?那靈光麼?”
“當頂用!”
畢夏略微歡躍的道:“雷峰塔受千年法事,小我就會聚了極強的意義。更重中之重的是,那時在《新白內助吉劇》跟胸中無數真經穿插唱本中點,都有法海以雷峰塔懷柔白愛人的故事,這也為這雷峰塔攢動了多澎湃的崇奉之力。”
“黃哥你也接頭,信仰之力極為腐朽,會憑據其信奉之力的始末改觀其兼具者的特質,甚或是產生相對應的神通。”
“這雷峰塔就是這麼樣!”
說到這,畢夏湖中閃過並精芒,繼協議:“明顯,雷峰塔是法海用以安撫白蛇的,也正因如此這般,慘遭信念之力的想當然,這雷峰塔一五一十的效都嬗變為行刑蛇類妖魔之力,平平蛇類妖精別就是說進雷峰塔了,即使如此唯有守通都大邑被銳利安撫,吮內中。”
“哼哈二將跟我說了,女媧雖是賢良,但只要拼盡雷峰塔任何意義,長我等之力的臂助和管束,這雷峰塔不至於就不能壓服女媧。”
“究根真相,女媧亦然條蛇耳。”
他這次回富士山,把要對待女媧的差喻了龍王,羅漢便給了他斯發起。
“狐疑是雷峰塔已成天府,非同小可愛莫能助走的吧?”
黃裳聞言些微一愣,反問道。
據他所知,天府之國說是信奉之力喜結連理宇之力所化,除了極少數像大嶼山,鶴山如此劇潔身自好空中和期間的樂土,其他大多數天府都是被機動在扳平所在獨木難支活動的。
“其餘天府之國不能,但這雷峰塔烈烈。”
畢夏多多少少一笑,道:“從實際下去說,雷峰塔只總算這樂土的片段,再有別有點兒的效力卻是在那憑據樂土之力和迷信之力匯而成的法海身上。”
“法海身為先佛強者,在這一時代所久留的後路原初發作力量,當是換句話說為後漢名相裴休之子,後頭又領有以後那多樣的傳言穿插,為他湊集了篤信之力,讓他在晚中新生。”
“僅僅他受這一些迷信之力感導太大,對此蛇類領有極強的友情,以對付禪宗多忠誠,再就是坐篤信之力的反饋,他跟這雷峰塔早就併線。”
至尊 武 魂
“以是倘或說服他,就不妨讓他帶著雷峰塔開走此,屆期候以他和雷峰塔的效益,定勢能給女媧一下驚喜交集!”
PS:次更奉上,麼麼噠,持續碼字,發動再有兩更!